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現代奇幻]百花游龙传(全)-11

[現代奇幻]百花游龙传(全)-11

 时间:2018-10-01 10:34:23 来源:艳文阁 

[現代奇幻]百花游龙传(全)-11

第二卷:回归校园 第046章 病床上的柔情
  她要是跟我睡在一起,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这么一美女在旁,我要是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我现在已经跟韩冰有了关系,再要把西门雪的身子占了,真怕以后要是没法给西门雪长相厮守,那样不是害了她,我绝对不能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事。
  想到这里我还是狠了狠心对西门雪说道:“雪儿!今天晚上就不要你……陪着我了,你还是……找个旅馆住下吧!”
  西门雪听了我的话,马上反对:“不行,我要是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谁来照顾你!”
  真没想到西门雪会这么想,我的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她竟然全没想到男女之事,心里只是记挂着我的身体,我要是再矫揉造作,也真是愧对西门雪对我的深情了。
  “可是,就这一张床,我们怎么……睡呀?”
  西门雪这时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脸上也是一红,犹豫了一下说道:“没事的,我就伏在床边睡一晚就行,昨天晚上你从抢救室里出来我就是这么睡的。”
  没想到西门雪昨天晚上就已经那么辛苦,那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再这样了,我把西门雪按到了床上,语气坚定的对她说:“昨天我是不知道,今天你是无论如何也要在床上睡了,要不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可是……”
  看西门雪还想说不在床上睡的理由,我打断了地的话,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雪儿,不要再说了。今天就这样,要不然我就也不睡!”
  西门雪知道也说不动我,只好倒在了床上,我拿过被子给她盖上后,搬了把椅子坐到了床边。
  西门雪昨天晚上到今天一直是担惊受怕的,也没睡好。今天又没有休息过,不一会就已经困的不行了,跟我说了几句,慢慢地就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我以为西门雪已经睡着了,就伏在了床边也想休息一下,这时突然听到西门雪轻声对我说:“大勇!要不……你也上来睡吧!”
  西门雪的这个提议对我的诱惑简直是太大了,可是想到要是跟她躺在一张床上,我实在是不相信自己能够坐怀不乱。难免要犯错误,所以我站在那里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你上来睡吧!要不……我怕你休息不好!”
  我爱西门雪。西门雪也爱我,现在地主动要我上床我哪里还有什么定力,爬上床跟西门雪并排躺在了床上。
  借着走廊里地灯光,我看到西门雪的脸上早已绯红一片,虽然她嘴上说让我上床睡,可是我真的上来了,对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来说,也是让她窘迫不已。
  我也是有些激动,和西门雪同床共枕是我早就有的心愿。可是今天真的实现了,却也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们谁也不动,寂静的病房里只有我们略显粗重的呼吸。
  听着西门雪的呼吸声,我就知道她也有些紧张。金没有在公园里亲吻时地那种狂野。
  病床本是一个单人床,现在我们俩人躺在上面,就显得拥挤不堪了,我们的身体都是有一半在床外面地,这样下去,我们都要睡的更不舒服了。
  我鼓起勇气,伸出胳膊从西门雪的颈下穿过,让她的手枕在我的胳膊上,然后把她的身体往我的身边搂过来,拉进了我们的距离,这张小床倒是像专为情侣设计的,刚刚好让我们躺下。
  西门雪地一只手搭在我的腰上,小脸埋在我的胸口,有如小鸟依人一样,让我感觉非常幸福,伸手慢慢的抚摸着地的长发,心中不由想起我和她相识地前前后后,更是倍感温馨。
  “雪儿!我真的好幸福!”
  我不禁发自肺腑的对她说道,可是竟然没有听到她的一点回应,低头看去,西门雪竟然已是伏在我的怀里沉沉睡去了。
  西门雪照顾我了一天一宿,身体上的劳累倒是其次,我想她最主要的还是担心我才是让她如此劳累的主要原因,我更是怜意大盛,虽然美色当前,却也是没了色心。
  拉过被子盖在我们的身上,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好让西门雪睡的更舒服一些,我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这一晚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但是搂着西门雪睡了一晚已经让我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早上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到我的脸上,让我感觉分外舒服,懒洋洋的不想醒来。
  一只小手慢慢地摸到了我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让我感觉很是舒服,我慢慢的睁开眼睛,那只小手马上收了回去,再看西门雪正满脸羞意的不敢看我。
  经过了一晚的休息,西门雪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疲惫,却有了一种妩媚的风情。
  我亲了她额头一下,温柔地说:“醒了雪儿!昨天睡得好吗?”
  西门雪轻轻点了点头,往我的怀里挤了挤说道:“睡在你怀里……很舒服,我很久没有睡的……这么好了!”
  “那你想不想……以后都睡在我的怀里?”
  西门雪的脸上羞意更浓,不过还是对我点了点头。心中的幸福感有如泉涌,不禁把西门雪用力搂在了怀里。
  早上是男人性欲最旺盛的时候,西门雪靠的我这么近,马上感觉到我身下的坚挺,虽然西门雪还是未经人事,可是她学的专业特殊,对人的身体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当然明白我是怎么回事了。羞地她脸上通红,身体更是往后挪开了少许,免得接触到我那令她害羞的地方。
  西门雪这样一动,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弄得我也很是不好意思,尴尬的不知应该怎么做了。心里不由埋怨下面那个一直让我引以为傲的东西。这时发威,不是破坏这美好气氛吗!我在心里不停地喊:“下去呀!下去呀!”
  可是它却顽固的就是在那里高高挺立,毫无一点屈服的迹象。
  一时,我们就静静的躺在床上。谁也不好意思先开口,屋里只有我和西门雪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我那里由于没有再受到刺激,终于慢慢地软了下去。我不由大喜,转过头喊道:“雪儿……”
  不料西门雪也正抬头说道:“大勇……”
  西门雪本就在我的怀中。这一下我们正好脸对上了脸,嘴对上了嘴。我哪能放过如此香艳的机会,舌头一伸,就捉住了西门雪的小西门雪“唔”了一声,顿时淹没在甜蜜的热吻中。西门雪紧紧地抱着我的后背,让我的身体跟她再一次亲密接触,不由让我再一次勃起,这次我不想让西门雪尴尬,主动的把身体往后挪了挪,不料西门雪吻的人也动情。竟然紧搂着我不放,让我脱不开身。
  西门雪身材高挑,我的那里正好定在西门雪的小腹上,她的小腹是如此柔软,让我马山舒服的轻哼了一声。舌头更是卖力的在她的嘴里搅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伏在了西门雪的身上,手更是在西门雪的身上抚摸着,西门雪那两团柔软的乳房更是隔着衣服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刺激,我的手慢慢地也从她的后背慢慢抚上了那两座高耸的山峰。
  西门雪不堪刺激,睁开眼睛,媚眼如丝的横了我一眼,然后又闭上了眼睛,紧闭双唇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来。
  正当我正肆意的对西门雪的乳房进行侵略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惊的西门雪一下把我推了下去。
  不过外面的人只是路过这里,脚步声很快就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了。
  我情欲仍旺,又伸过头去想吻西门雪,跟她再续前缘,可是西门雪娇媚的雅开我的嘴,柔声说道:“大勇,不要了这里是医院,一会医生会来查房的,让人看到了不……好!”
  西门雪说的不无道理,我只好转身倒在病床上,可是心中的欲火却是难以平复。
  西门雪侧转身体枕在我的胳膊上,看到我有些难看的脸色,轻声问道:“大勇,你……生气了?”
  我哪能因为地不跟我亲热就生气,连忙答道:“没有!我哪会生我的雪儿的气呢!”
  “那你怎么……不高兴?”
  我本就忍得难受,西门雪现在这样靠着我,胸前的乳房更是紧贴在我的肋部,更是让我忍得痛苦不堪。
  “雪儿……你能不能……稍微往后点呀!你这样我……很难受的!”
  西门雪看到我那一雷苦瓜脸,无意中又看到了我下面支起的高高帐篷,马上明白了我是什么意思,娇嗔的骂到:“你这个坏东西,我不……理你了!”
  说完之后身体向后挪了挪,但是仍然躺在我的胳膊上,然后对我嫣然一笑,道:“这回好点了吗?”
  我发现了,只要和西门雪在一起躺着,我就是难受,为了不犯错误,也是为了我不再受这份罪,我狠狠心,咬着牙说道:“雪儿,我躲起来了!”
  西门雪也是冰雪聪明,知道我是为什么起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才以一种细如蚊蝇的声音说道:“大勇……对不起!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再……现在……多委屈你了!”
  虽然西门雪说的含糊不清,但我也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说以后有机会一定会让我亲热个够的,可是我现在的火只好忍着了。
  可是这种事也没法说得太明白,我又在西门雪的脸上亲了一口,终于恋恋不舍的爬下了床。
  上午时,医生又给我做了一番详细的检查,终于做出了结论:身体一切正常,可以出院。
  我得意的对西门雪说:“看!我说我的身体没有事了吧!”
  看到我身体无恙,西门雪很是高兴,检查时的担忧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了到住院处结账时,才知道王教授已经给我交了三千元的住院费,现在还剩了一千多。
  “大勇,这个王教授对你不错呀!我昨天看他真是很着急呀!”
  王教授现在可以说是我的良师益友,让我真是很感动,心中更是不知道回去该怎么感谢他好。不由感叹地说道:“是呀!他对我真的不错!”
  “有这么一个教授看中你,也是对你能力的肯定,你以后可要加油呀!”
  西门雪对我的鼓励让我的精神一振,不由信心十足地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也一定会做出成果让你看看的!”
  跟西门雪又吃了一顿愉快的午餐后,西门雪就对我说:“大勇,你没有事,我下午要回去了,晚上还是我的班呢!”
  “这么快呀!”
  想到短暂的相聚,西门雪又要离我而去,心里不由有些黯然,脸上也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不回去不行的,我又没有请假,等以后你回去时,我们再好好的在一块好好……玩一玩!”
  玩这个宇在这时说出来就显得暧昧之极,可是跟西门雪离别的情绪却也让我笑不出来。
  “还有,这次我也没有去看阿姨,等下次我再好好去看看她吧,希望你跟她说一下!”
  “没事的,等以后我妈出院了,你就可以帮我多陪陪她了!”
  “那是一定的,你不在她身边,我是你……女朋友,当然要替你照顾她了!”
  西门雪一贯善良,处处为别人考虑,要是有她时常去陪陪母亲,那母亲一定会高兴的很,而且西门雪又是那么细心,照顾母亲更是让我放心的很,可是我现在根本就不能对她做出什么承诺,让我真是愧疚不已。
  我一直把西门雪送到了车站,站在回家的大客车旁,我和西门雪手拉着手相对凝望,真是感到万分不舍。车开走了一辆又一辆,我们仍然在那里不舍得分开。
  想到再这样下去,西门雪回去可能要赶不上上班的时间了,我狠了狠心把西门雪推上了车,西门雪坐在车里也是一直在看着我,眼里已经充满了泪水。我不忍再看下去,对她挥了挥手,转身钻进了一辆出租车急驰而去。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论坛声誉保证包邮日本Tenga仿真真阴自慰杯飞机杯性器具!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论坛声誉保证包邮高级冲充气娃娃 少女林志玲真人实体拍男用少妇范冰冰送15礼!

第二卷:回归校园 第047章 校花丢的一块砖头
  等到放学后,我直奔王教授的实验室,这个实验的成果我还没有看到所“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我们最后研制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王教授正好也在实验室里看到我回来也很是高兴。
  我从兜里拿出三千元钱对王教授说:“王教授,这是我住院你给我花的钱,真让你费心了!”
  “那就当是给你的营养费了小伙子做学问就不要在这些小事上婆婆妈妈!那会影响我们的”听到王教授送么说我也知道再说下去就会让他看不起了没想到连住院都有钱赚真是让我意想不到。王教授问清我身体确实没有问题后,就迫不及待的带着我看我们的实验成果。屋外有两块太阳能集热板,一块涂上了我们研制出来的涂料,另一块是正常的。在阳光下经过个小时的照射后,有涂料的那块集热板要比普通的多吸收了一倍有余的太阳能。
  “你知道吗如果你把这个涂料涂在太阳能集热板上那么像太阳能热水器这类产品就可节约百分之三十的成本,而且还可以节约大量空间。真是件了不起的产品!”
  虽然我对太阳能地知识现在也了解了一些,但是对于这种成果所能带来的价值还是不大懂,现在听王教授说,我才明白这种东西原来还有这么大的功能!
  王教授突然有些惋惜地说:“不过我总觉得按照你说的那些资料我总觉得还是有很大的提开空间的,我们还是在哪个环节上出现了一点问题!”
  我仔细的回想了下我们生产过程和那个山洞里地景象应该是一模一样难道我们还是哪个地方做得不对?
  接下来我和王教授就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实验,周末的时候我只给罗依依打了电话。告诉她和母亲我现在正在做实验就不过去了母亲听我这么上进高兴得不得了,一个劲地说她的身体没事让我在学校里安心上学。
  雪儿知道我正在忙,所以这几天也不常常打电话来不过偶尔个电话也是情意绵绵地。
  韩冰并不知道我那天出了事。后来听我告诉他,还对我发了一通脾气,说我不告诉她是不把她放在心里,我一个是心急做实验,再个也是确实不应该瞒她,连忙对她赔不是才让她转怒为笑。
  这三个我最亲密的人我都安排妥当自以为再也没有人会打扰我了。可是周日的上午许湘含父亲的个电话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他们现在正在医院里看我的母亲呢而我不在让他们颇费了番口舌才让母亲明白他们是谁,我连忙对许叔叔说抱歉并对他说了我现在的情况。许叔叔倒是挺理解我的,并说以后有时间可以帮许湘含补课。没有时间就算了。
  他们现在已经去看了母亲对我来说也是欠了他们份人情,我又哪里好意思不给许湘含补课只是许湘含后来抢过电话又对我一通埋怨我也只好一个劲的赔礼并答应以后给她讲五个故事作为补偿。小丫头才放过了我。
  这下我才终于没有了后顾之忧,一门心思和王教授扑在了实脸上可是一直忙了一个多星期我们的成果还是保持在那个水平上。
  这天做完实验检验了下实验成果还是没一点进展,让我不禁有此泄气王教授拍了拍我肩膀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大勇,不要泄气,像我们两个做的这个实验,马上就出来了成果那已经是万里无一了,每一个伟大的发明创造无不是先人经历了多少次失败才成功的我们其实只用了一次就有那么大的成绩,简直说是个奇迹,这要是拿到学术界发表,保准会引起轰动的”听王教授这么说我的心里马上好过了许多就想做下次实验可是王教授阻止了我说道“我们现在已经遇到了瓶颈再做下去也是这个效果所以我们需要调整下自己地想法或者说是想一哪个地方还有遗漏我到原因再做会事半功倍的,我们天天泡在这个实验室里已经让我这老头子受不了了!”
  想想这段时间我和王教授除了上课、吃饭和睡觉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渡过地我的导体倒是没什么可是王教授已经六十岁了让他也跟着疯这么拼命真是太难为他了。想到这里我不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好了!一会我们去吃点饭,然后我可要好好休息几天了你也要陪陪你的小女朋友了要不然人家可会生气的哟!”
  看着王教授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我真的感觉很是亲切我从小没了父亲所以并不知道父亲对待儿子应该是怎么样的。王教授跟我从来没有架子,对我无话不谈像这样拿我开玩笑的事那是经常发生的。他跟我的关系说是师生其实倒更像是朋友。看我想的出神,王教授又拍了拍我肩膀说道:“我们都放段时间的假等十一长假回来以后我们再重新研究你看怎么样?”
  “好!”
  虽然着急做实验,但是我也很想母亲和那两个女孩所以兴奋的叫了起来。
  此时才三点多钟对于王教授所说的吃饭明显有点早了。也就婉拒了他的好意,跟王教授分别后慢慢的往寝室走去。
  下午的阳光很是充足,照得我浑身暖洋洋的舒服无比,这些天我一直在寝室、教室、实验室这种封闭的房间里很少有在阳光下漫步的时候。现在无事正好可以去以前我最爱去的小山上欣赏下校园的风景。
  母亲的情况一直很好。再有一个多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刚才母亲还在电话不让我过去看她,可是我已经有十多天没看到她了哪能不想,还是决定明天去看她。
  小山上地情侣还是那样多,我不禁想起韩冰来,要是她也和我在这个小山卿卿我我倒也是件很享受的事。想到这里我不由拿出电话拨通了她的号码。
  “老婆你在哪。”
  送个称呼已经好些天没有叫了竟然让我有种生疏的感觉了“我回家了你有事找我吗?”
  电话里传出了韩冰的声音不过现在她的语气不再是毫无感情的而是显得情意绵绵了。
  不过听到她回家了,我不由有些失望,本为这个周末除了看母亲还可以跟她在一起好好玩一天呢,着来恐怕是要泡汤了。
  “没事只是我最近几天不做实验了想陪陪你!”
  “我以为你忙。所以我才回家的,要不我在学校里也没意思,这样吧……我明天在家陪我妈,后天我早点回去好不好!”
  “好!陪你妈是应该地,我明天正好也去陪陪我妈,后天你回来时我们再见面吧!”
  这时电话里隐约传出了个女人的声音“小冰,一会陪妈出击去吃饭!”
  “好的!我马上就来!”
  韩冰答应了她母亲之后。又对我说道:“好了,我不和你聊了。我妈等我出去吃饭呢!”
  跟韩冰结束了通话后我突然想到刚才在电话里传出的她母亲的声音竟然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过想想我根本不可能见到韩冰的母亲这个世界上连长的惊的人都有,更何况在电话里传过来她声音了。
  挂了韩冰的电话我有给西门雪打了个电话。自然又是番情意绵锦。现在我已经习惯了和西门雪、韩冰分别相处,明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现在哪个也舍不得,所以也只好这样了!
  在小山上时,我感觉我特别喜欢在阳光最足的地方生着平时看起来刺眼的阳先现在却是让我感觉柔和无比,光线照在我的身上,也很是舒服而且让我感觉到这几天的疲劳慢慢地也是消失无踪,身体里好像也是充满了力量。
  以前我到是从没有感觉到晒太阳也是件这么惬意的事看来这些天在屋里把我闷地实在是太久了。我伸开开四肢仰面躺在山顶的草地上让阳先更多的照在我的身上心中不由想起那天我从医院里日回寝室时众人的样子。那时我进寝室几个人马上问赶我这次住院的原因头天在医院里他们不得机会问我现在当然是要问个究竟了。
  他们这么关心我让我很是感动,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把我的奇奇怪的经历告诉他们,所以只是告诉他们我在和王教授做实验时,由于有点不小心,所以才中了毒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几个人在我的身体上仔细打量了番,看到我的身体确实没有事,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劝我不要再跟王教授一起干了。
  以他们的想法,王教授现在整天让我跟他做实验,实在是抓我的劳工,这种事在大学比比皆是,他们也是不奇怪的。可是我心里确是明白的很,我和王教授现在就像是良师益友,我给他找了一个好的研究课题,而他是帮我接在这个问题的帮手,所以我们是互相帮助的,根本就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有功利之心。
  不过我知道他们这一切都是为我好,不过我是肯定不可能不跟王教授的,他们几个看我的决心这么大,也就只好劝我“以后要小心些了。关心过我的身体。他们又把目标转移到西门雪身上。老二一脸钦佩的对我说:“老四,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强了,先是冰山美女,再是漂亮女学生,现在竟然又弄出来个女朋友来,看来我们以前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小子可要比我花花多了!真是让我好生佩服!”
  “去!一边呆着去!”
  老大把拉开了老二,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老四,我不知道你跟她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我总觉得你在这三个女人之间来回周旋恐怕会出问遇的!”
  老大平时也跟他们一样显得色色的,但是我们都知道老大是还没有找到理想的女孩,要不然他可是个很专心的人,现在看到我的女朋友这么多,让他才点接受不了!
  老五搂过我的肩膀反驳老大道:“老大,这就是你脑筋老了,现在我们这么年轻。当然要给自己多一些选择的机会,哪能一棵树上吊死!我看四哥这样做没什么只是不耍弄得尾大甩不掉就行了!”
  “是呀!只要大家在一起高兴,哪还管那么多!”
  老三也跟着起哄。
  “就是就是!”
  小六当然也不甘落后。
  看到那几个人全部赞成我的做法,老大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我平时到是和老大的观点相同,可是现在已经身不由己的沾惹了韩冰和西门雪两个女孩她们俩人又都是那么出色,对我也是那么情深意重,我现在真是难以取舍。所以才让他们以为我是个花心之人。我拍了老大肩膀一下,认真的对他说道“老大,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处理好和她们之间的关系,决不会做个始乱终弃的人。”
  老大听到我这么说不由对我赞赏的点了点头。
  听我这么说。那几个人又来了兴致追问我道“那四哥你到底……选谁呀?”
  “是呀。我选谁呀!”
  这个问题已经纠缠了我很长时间了,可是我根本没有答案。
  “选韩冰!冰山美女漂亮”老二先给我出了主意。老五马上反对“选小四嫂,她是即漂亮又可爱!”
  没想到至此老三竟然也开了腔说道:“我认为应该选西门雪她不但漂亮,而且还有着现在的女孩很少才有的那种温柔的贤惠!这种具有古代传统美德的女孩最是难得。也最是体贴人!”
  接下来几个人就开始了唇枪舌战,引经据典的想说明自己帮我选的一多么正确却把我这个正主放到一边不理。现在想起他们的样子我嘴角就忍不住露出了笑意,我已经好久没有跟他们在起好好聚聚了,今天晚上正好无事我就请他们好好吃顿。
  回到寝室里除了老二不在外,那几个人个在,而看到我今天这么早回来全是惊讶不已。小六更是一脸同情地说道:“四哥你卜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那个教授放你回来了?”
  “是呀我们要放一个星期的假,所以今天……晚上我来找你们好好出去喝顿!”
  “好呀”四个人马上发出了阵怪叫。
  这时寝室门打开了老二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六马上迎了上去兴奋地说道:“二哥,今天四哥要请吃饭!”
  “哦”老二毫无兴致的应了声后,似笑非笑的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那个表情让我们看了真是感觉怪异之极。
  老二现在正在想方设法的追那个校花。由于现在有了那个转校男生签名地活动,现在还真的没有围观校花地事发生了,老二也终于有机会可以走到那个校花前了,可是想追校花的男生同样也得到了机会,据说校花所在的寝室每天都要收到不下二十束鲜花简直可以开花店了,老二要想在这些人当中脱颖而出还真是难。
  而最重要的是老二现在根本就是看到那个校花就已经激动的不知所措,连话也不敢去跟人家说。更是难上加难了。想当初老二也是个情场杀手在女孩子面前都是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没想到遇到这个语嫣妹妹“竟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连第一步跟人家说话也做不到,实在是大相径庭让我们真是想不通。
  昨天我们又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白天看到校花时假意捡到件东西。然后就可以喊她:“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而她自然就会说不是她掉的,然后他就可以顺着校花的话跟她说了!
  不过看老二那种表情估计也是没才成功了。我们几个走到老二的房间看到他呆坐在床上脸上还是那么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二哥没成功也不要紧。以后我们再帮你想想别的办法!”
  老五走过去搂住老二的肩膀说道。
  “她对我笑了!她对我笑了!”
  突然老二的脸上变得很是兴奋,并且激动地对我们叫道。
  听老二如此说。老五马上兴奋地叫道:“好呀!那个校花一直显得很忧郁现在看到你笑你就有门了呀!”
  “快告诉我们是怎么对你笑的?”
  小六接着问他。
  老二闭上眼晴好像是在回味校花的笑容,过了一会他才睁开眼睛缓缓地说道:“我照着昨天你们给我想的办法,今天一直悄悄的跟着她,可是她的身边总是不停地有男生过来搭话,让我心里对他们恨得要死真想把他们个踢飞了!”
  说到这里老二一脸恨恨的表情。过了一会才平静下来接着说道:“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她的身边再没一个人,而且那里也很僻静……”
  正说到关键地方老二又停了下来真是把我们急的够呛老五更是大叫道:“你到是快点说呀,然后怎么了……”
  “我想机会不能总有。现在再把握不住,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所以我捡起了件东西就冲了上去……”
  “好!”
  老三一脸兴奋地叫道,因为这就是他给老二出的主意。
  “校花听到我的脚步声回过头来,我连忙把手里的东西递到她面前说道,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老二你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呀!”
  老大也深有感触地说道。
  老二听了老大的话后感激的点了下头。又接着说道:“没想到那个校花没对我说一句话,就开始对对我笑了起来。”
  看着老二还沉醉在校花的笑容里,我不禁对校花的这种反应表示怀疑不由问道“不会吧?”
  “她是笑了,不过是看到我手上的一块砖头笑地”“砖头?”
  我们几个时还没有想明白。
  “是呀!地上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拾的,所以我只好捡了块砖头!”
  老二说到这里,我们是完全听明白了可是我们也实在是被老二打败了,他竟然在这种时候拿了……一块砖头!
  这时我们再也不管老二是什么心情了,他的这种做法也实在是太可笑了那个校花要是再不笑,那她真是对不起老二的这块砖头了,而我们几个更是笑的都是直不起腰来。
  “二哥你什么不好捡你竟然捡了……一块砖头!”
  老五这次真是要笑死了捂着肚子已经倒在了地上不过他的笑声还是那么大。
  “校花丢了块砖头老二真亏你……想地出来!”
  老大这时也严肃不起来了跟着大家一起狂笑。“那里真的只有砖头你让我捡什么?”
  老二一脸无辜地说道。
  “二哥你到底是在哪里跟她说话的呀!呵……”
  老三强忍着笑意问道。
  “我是在刚拆的锅炉的旁边!”
  老二找什么地方不好,片片找一个没有一丝情调的地方,不由放我们听了他的话后,全部晕倒。
第二卷:回归校园 第048章 勇斗群匪
  我们在一起又喝了个痛快,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所以我本人也跟他们拼起了酒,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我的酒量颇佳,把那几个小子全喝的晕呼呼的,就差趴在桌子底下了,我却是像一点也没喝一样。
  老二却是有点借酒浇愁的意思,话也不多,酒到杯干,更是喝的烂醉如泥了。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五个醉鬼拖回了寝室,等他们都上床休息了,我也累得腿脚发软,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听老二还在那里胡言乱语。
  “语嫣妹妹……我喜欢你!”
  “你的笑容……好美呀!”
  说了一会胡话,老二终于搂着被子一脸笑意地说了声“语嫣妹妹”然后沉沉睡去了。
  可是我躺在床上却有些睡不着,今天我也喝了那么多,要是平时也应该跟他们差不多了,现在怎么一点酒意也没有呢,那些酒都哪里去了,真是奇怪之极。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迷迷糊糊的睡去。
  这次去看母亲,她的病又好了很多。母亲对我能跟王教授一起做研究很是高兴,一个劲的夸我有出息,而罗依依也是一脸崇拜有看着我,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期间我又去找医生问了一下我母亲的情况,医生告诉我母亲的癌细胞已经彻底没有了,下周就可以出院了,这个消息真是让我高兴不已。不过医生还告诉我,母亲现在还是不能太多的运动,回去以后也要保持修养,一天要吃六顿饭。不过这些只是小问题了。我也不太担心了。
  以母亲自己的身体当然是不能行了。罗依依和母亲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所以让她照顾母亲我才能放心。当我对罗依依说以后让她回到我的家里继续照顾母亲时,小丫头一个劲地点头,对我说道:“大哥,你就放心吧,阿姨和你对我这么好,我是一定会照顾好阿姨地!”
  我还怕她不想去我住的那个城市,现在听她这么说,我才完全放下心来。
  在医院里陪母亲呆了大半天后,母亲也就催我回学校了。她总是想让我跟同学和朋友多在一起,说我陪着她就是耽误时间。
  医院的住院费我上次来时又补缴了一万,支持到母亲出院是不成问题的。临走时,我给了罗依依两钱元钱,又给母亲手里放了一万元,让她安心的养病。
  走到大街上。感觉实在是没什么地方可去,就想回学校去,无意中路过一家金店,我突然想起了我送给韩冰的那个钥匙环,那个东西也实在不雅,我就决定给她买一个戒指,其实我对首饰是一窍不通,想到韩冰那冷艳的气质。我就给她选了一个白金戒指。
  想到明天韩冰回来时我给送给她戒指,她一定会很高兴的。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高兴,我的心里也是很得意地。
  一个人突然从我的身边跑过,差点把我带了一个跟头,只见一个男青年手里拎个包正飞快的往前面跑。
  “抓小偷呀!”
  一个妇女尖利的叫声从我的身后响起,让我马上想到了刚才的那个人肯定是小偷。
  我来不及多想,看到那个小偷跑地也不是太远。连忙向前追去,那个小偷一边跑,一边对路人喊道:“闪开!闪开!”
  前面的路人也能听到那个妇女地叫喊,当然知道这个人就是小偷,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拦阻一下,让我追起来颇是费力,不过跑了几步后,我感觉步伐越来越轻松,速度也越来越快,那个小偷总共还没有跑出二百米就让我抓个正着。那个小偷拼命挣扎,可是他的身体很是瘦弱,哪里是我的对手,没有两下就让我反被双手,动弹不得。
  那个小偷被我抓住竟然一点也不怕,伸着脖子叫道:“小子识像点,包……我可以还,但是你现在最好放了我!要不然……哼哼……”
  看着他嚣张的气焰,我的气真是不打一处来,冲他大吼到:“今天我是包也要你还,还要把你送进公安局去!”
  这时那个妇女也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我把包递给地,她对我说了声谢谢后,竟是没敢看那个小偷一眼,转身就消失在人样中了。
  那个小偷看到被他偷地人已经走了,对我更是嚣张的不得了。“小子,放手!现在正主都不追究,你还抓着我干什么!”
  “她走了,我也要把你送到公安局去,免得你再偷人家地东西!”
  从小我就对这种偷鸡摸狗的人深恶痛绝,所以还是坚持抓着他。
  那个小偷恶狠狠的对我说:“小子!不要以为你块头大我就怕你,等一会我兄弟过来了,有你好看!”
  这时我和那个小偷的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有不少人叫嚷道:“把那个小偷送到公安局去,免得他再偷人家的东西!”
  “就是!不能让他再出来害人!”
  “打他!让那小子嚣张!”
  我以为他在虚张声势。再说听到众人支持我,我的胆气更壮,有这么多人看着,我还怕你这个小偷呀!
  不料从人样里走出了几个流里流气地青年,对着围观的人大喊道:“他妈的……看什么看,去都一边去!找打呀!”
  再看刚才还是群情激昂的人们,竟然一个想帮忙的也没有,全都往外撤去,不过却也不走开,竟然是要看我们的热闹了。
  我心里真是失望透顶,这些人痛打落水狗倒是挺行的,但是让他们挺身而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的,最可气的他们还把我被坏人围攻当作了一件乐事来看,人心冷漠成这样!真是让我始料不及。
  看着围上来越来越近的那几个人。我的心里也是一阵发慌,他们总共有六个人,虽然身体都不如我,可是好虎还架不住群狼呢,何况又是我这一个平凡地人呢。“哥几个,这小子不开眼,给我教训他一顿!”
  听到被我抓住的小子的一声号令,那五个青年顿时冲上来对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从小就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从来也没打过架。刚才抓那个小偷时,也就是凭着一股冲劲,现在让这几个长期打架斗殴的小混混一围上来,顿时手忙脚乱,抓住的那个小偷也趁机脱开身随着他们开始向我攻击起来,没有多久。我身上已经挨了不少拳脚。
  我胡乱的挥舞着我的拳头,希望能够冲开一条路,可是他们紧紧的围在我的周围,让我逃无可逃。虽然我的体格不错,抗击打能力也不错,可是让他们没头没脸的打了一通,我也有些晕了。
  我现在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是凭着自己的毅力硬挺着不倒下去。这时一个小子又伸脚向我的小腹踢来,疼的我不觉弯下腰来。正巧那小子的脚让我夹在了小腹上,情急之下,我一把抱住了他的那只脚,然后也不管别人对我身上伸过来的拳脚,鼓起全身的力量,抱着那条腿就是用力一抡。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来的力量,我就感觉那个小子的身体好像不是很重,一下子就让我抡了起来,我紧紧地抱着他的腿,身子急速转了一圈,然后才松开了那条腿。
  只听一片惨叫声,再看那些小偷,一个个已经东倒西歪地倒在了地上,让我扔出去的那个小子更惨,撞在旁边的一棵树上已经晕了过去。
  我现在怕他们再起来围攻我,连忙跑出了他们的包围困,这时外面围观的人样发出了一阵惊呼声,看到我往出跑,连忙给我让出了一条道路,我可不想再看到这些冷血的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扬长而去。
  一辆警车从我的身边呼啸而去,大概是去抓捕那几个小偷了,真是像电影里演的一样,警察总是在事情解决之后才出现,真是让我郁闷不已,不过我可不想再惹麻烦,连忙紧走跑几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终于看不到那个让我失望的地方,我才长出了一口气,身上让他们打的还真是很疼,不过身体上的疼痛还不是最重要的,人情的冷漠和道义的丧失才是让我最心痛的,刚才那么多人,只要有几个敢大声喊两句,那些小偷也不敢那么猖狂,就是人们的懦弱才让这些不法分子无法无天。
  想起刚才突围时抡起那个人,让我自己也觉得很是惊讶,我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我要是抱起一个人那是轻松的事,可是要把人拴起来扔出去,平时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揉了揉自己有些肿胀的眼眶,心里真是有点窝囊,没想到做件好事也会弄成这样,现在的这个事道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不过我却是对我刚才的做法一点也不后悔,从小我就是一副犟脾气,认准了的事是很难改变想法的。
  摸了摸兜里给韩冰买的戒指还在,手机什么的也没有丢,我的心里也算有点安慰,要是刚才自己再有些损失,那就更是屈了!
  走在路上,阳光照的我很是舒服,身上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许多,我也不想坐车,下意识里就故意找有阳光的地方走路。
  由于刚才他们没少踢我,所以身上满是他们踢的脚印,走在大街上,不少行人都对我露出了好奇的目光,让我感觉很是不好意思。现在我也顾不得走在阳光下舒服了,连忙拦了一车出租车回到了学校。
  回到寝室时,那几个室友看到我这狼狈的样子,更是大吃一惊,纷纷问我出了什么事。听我讲了事情的经过后,也都是愤愤不平,众人无不对那些路人感叹:也就是我们这些大学生还有一些血气,世人现在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不仁了!
  想到我从开学到现在,已经受了三次伤,他们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我今年肯定是霉运高照,气的我真是说不出话来。
  不过众人听我说我以一敌六,最后还把他们打倒了冲了出来,都有些不信,说我是夸大其词,可是事实如此,我当然是不服气了,一口咬定我说的是真的。
  老大自许力量最大,非要跟我比比掰手腕不可,说是要是能赢了他才想信我说的话。以前我们已经比过很多次了,每次我都是不敌,这次当然也是没有什么信心,不过这可是关系我的名誉问题,我当然要尽力一搏了。
  我和老大都坐在了桌子旁边,两手用力的握在了一起,老三一喊开始,我们就用力想把对方的手压到桌子上。平时我跟老大较力时,我虽然也能坚持一会,但是也就十几秒钟,可是今天我感觉老大手上给我的压力不是很大,我竟然跟他斗了个旗鼓相当,而且我的力量总是连绵不绝的送到手上,最后终于靠着耐力赢了老大。
  “哇靠!老四,你真的赢了!”
  屋里的人全都惊讶地看着我,然后全是怀疑地看着老大问:“你是不是放了水?”
  老大的脸上有一丝沮丧,但是更多的还是兴奋,满脸佩服的神色对我说道:“老四,你的力量现在跟我差不多,可是你的耐力还真是长呀!告诉我你是怎么练的?”
  “我也没怎么练呀?”
  从打暑假开始,我就整天侍候我的母亲,上学以后更是一直在实验室里泡着,身体锻炼根本就是差不多一点也没有,怎么会比老大的力量还大呢。
  “老大,不是你最近退步了吧?”
  我看还只能有这一个解释。
  “去!我天天都在运动,哪里会退步!”
  “我知道了!”
  老五兴奋的大叫一声,当我们全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后,他才得意地说道:“四哥最近找了好几个女朋友,可能是在……床上练的!哈……”
  说完之后,转身就跑。
  这时大家才知道他是在开我的玩笑,顿时也全都笑了起来,也不再想我力量突然增加的事情,可是我去哪能挂得住脸,追着老五非要收拾他一顿。屋里顿时一片嬉笑打骂声。
第二卷:回归校园 第049章 这个戒指不干净
  早晨在刮脸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我脸上的伤现在已经基本看不出来了,我昨天还在担心脸上的那只熊猫眼要是让韩冰看见了,准会大惊小怪的,现在是不怕她看出来了!
  而寝室里的人看到我的脸恢复成这样,也是大为惊异。老五过来摸着我的脸说道:“四哥,你的脸也恢复得太快了吧,你用了什么药?”
  “没有呀,我就睡了一觉就成这样了!”
  对我的脸我也是很奇怪。
  “真是怪物,我有一回脸撞青了,一个从星期才下去,你倒好,一个晚上就基本上没有了!”
  老五对我的脸是充满了好奇,不停的在我的脸上抚摸着。
  “五哥!你同性恋呀!干吗那么摸着四哥的脸?”
  小六看到老五那副模样,开起了他的玩笑。
  老五转过头对小六呵斥道:“去,大人说话小孩子一边去!”
  老二也凑了过来说道:“我看应该把老四送到实验室去,看看这个怪物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他们越说越不像话,我连忙拿起饭盆就往外跑,要不然一会他们说不上还会说出什么来。
  看着我落荒而逃,寝室里顿时传出了一阵笑声,我知道他们是为我高兴,可是他们这么拿我开涮,我还是躲开的好。
  还没到九点钟,寝室已经安静下来。老大去打篮球,老二肯定是去找机会追求校花去了,老三和小六躲在屋手里打游戏,老五也出去猎艳去了,就我无事可干,只好回到自己地房间打开了老二的电脑。
  捏了一些关于太阳能的材料,我就认真看了起来。网上的知识虽然没有王教授讲的那么具体,但是关于太阳能应用方面却是介绍了许多,现在太阳能也就主要应用在热水器和简单的太阳能电池上,而用太阳能发电等一些领域,现在虽然也在开发,但是也只是一个起步阶段,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想起我和王教授研究出来地涂料到是能为这个方面不但是一个很大的突破。而且感觉带来的成果也是很大的。不过要应用到实际中来,可能还是有很多困难的。
  韩冰在快到中午时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已经回到学校了,自从上次从山洞里逃出来,我们还没有好好的在一起吃过一回饭,今天好不容易都没有事,我就约她一起去吃饭,韩冰听了这个提议,倒也是很高兴的同意了。
  我来到韩冰地寝室楼下等着她。楼下已经有几个男生站在那里了,估计都是等女朋友的。
  而等女朋友对我来说还真是第一次,心里也是有一种期待的感觉,时间不长,韩冰就走了出来,她今天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装,我今天也穿了一套浅灰色的休闲装,让外人看来。我们简直就是穿的情侣套装。
  韩冰一头黑亮的长发今天并没有披开,而是随意的束在脑后。露出了她白晰的脸蛋和纤细地脖颈,她的项链已经送给了我,此时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绳,红白相衬,很是动人。
  看到我之后,韩冰一惯冰冷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让人有一种即想过去跟她亲近,可是又是不敢亲近的复杂感觉。
  不过对我来说,韩冰的微笑就是对我而笑,我们的关系已经是再亲密不过,因此我也没有了那种看到她就紧张的感觉。
  我紧走两步走到她地面前又仔细的审视了她一番,不由点头称赞到:“韩冰你真漂亮!”
  韩冰对我轻轻一笑,露出了她一口编贝式的牙齿,柔声对我说道:“是吗?我真的……很漂亮?”
  这一笑更是有如冰雪消融,百花齐放,真是美艳不可方物,让我不觉得看得有些痴了。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她的身边,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老婆!你真是……太美了!”
  韩冰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大胆,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敢跟她这么亲热,实在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脸上一红,推开我娇嗔地说道:“要死啦!现在是在学校里,注意点!”
  我这才发现我现在是离韩冰如此之近,姿势又是如此暧昧,让谁也看出我们的关系匪浅,不由尴尬的对她笑了笑,退开一步,中发(不理解啥意思)韩冰保持了一定地距离。
  此时跟韩冰站在一起,顿时引起了楼下所有人的注意,俊男靓女本就是大学生们最喜欢看的,此时我们俩人互相映衬,更是让他们眼前一亮。
  “冰山美女真的在笑呀!”
  “她笑起来更是漂亮!”
  “那个帅哥就是冰山美女的男朋友了!也真是帅呀!”
  “看看人家那真是般配,看看你……我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男生们固然更多的是看到韩冰的别样风情而大赞美丽,女生们除了对韩冰的笑容感到意外,还有对我这个韩冰的男朋友感觉好奇。
  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我的心里也不由很是得意,韩冰这朵在学校里公认难采的校花,竟然是成为了我的女朋友,让我真的是很有成就感。
  韩冰在大学里一直是对男生冷面相对,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跟我谈情说爱,实在是让她一时难以放下这个脸面。再加上众人的闲言碎语更是让她受不了,不禁又让她绷起了脸。
  我还以为我刚才逗她,让她生气了呢,可是我感觉也没有什么说的不对呀,不过女朋友不高兴当然是要哄地。连忙对她陪不是道:“别生气呀!是不是我有什么不对?我向你道歉呀!”
  “快走呀!我饿了!”
  韩冰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声对我说。
  看到她不是在跟我生气,我也就放下心来,快走几步跟她一起走向校园餐厅。
  这一路上,凡是看到我们的五不要驻足光望,让我也很是难受,韩冰虽然对这种注视的目光已经习惯了,可是现在跟我在一起。那就是另一种意思了,也是让她很不自在。
  终于找了一个小包房躲进去之后,韩冰才放松了下来,看了我一眼后歉意的对我说:“大勇,不好意思,刚才对你凶了,可是我不想在那里让他们品头论足。所以才那样说的!”
  “没什么的,老婆对我凶点,做老公的哪能那么小气!”
  明白她并不是对我有意见,我哪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在意,不过想到大家看我们那种眼神,要想做到心中坦然还真是不容易。
  韩冰听了我的话,脸上又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道:“就你会说话,看我以后天天对你凶。你还会不会……那么大方?”
  我往她面前凑了凑,涎着脸说道:“我老婆对我最好了,哪会这么凶对我呀?对不对呀……老婆!”
  笑闹了一会,我们喊过服务员进来点菜,那个服务员看到我们这样的帅哥靓女也是不由得多看几眼。
  看出来韩冰对吃的东西很是讲究,一般的东西很少吃,也就是对那些青菜什么的才能吃几口,肉类基本上不碰。谈话间,我们不由想起了那时在山洞里没有吃地等着饿死的情景。想到现在对着桌上的菜却是没有胃口,真是天差地别呀。
  韩冰听我提起山洞里的事,不由脸上一红,我当然知道她是想起了在山洞里她主动要求委身于我的事,我们自从那次回来以后,还从来没有再亲热过。此时看着她那娇羞的样子。我忍不住伸过头去,在她的脸上轻轻吻了一口。
  韩冰正想着心事,突然让我吻了一下,马上从沉思中醒了过来,打了我一下后娇嗔的对我说:“讨厌!这里是饭店呀!”
  “饭店又怕什么,这里是包房,别人又看不见!”
  说着话,我的嘴又向她伸了过去。
  “不行,别人都看到我们进来地,要是万一有人闯进来,那多不好意思呀!再说这个学校里差不多每个人都认识我,传出去多不好!”
  听了韩冰的话,我有些不满的对她说道:“有什么不好的,我们是真心相爱,还怕别人说呀!”
  韩冰看我有些生气,就有些软弱的对我说:“大勇,你也知道我一直是对男人不假言色的,现在在学校里跟你这样,实在是……让我一时适应不过来,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听着韩冰的软语相求,我真是感到我的要求是有些难为她了,她现在能在别人面前跟我一起出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再要像别地恋人那样亲热的走在一起,她是肯定一时难以做到地。
  再想到一向冷傲的她现在竟然也能够对我软语相求,说明对我的情意是多么深,我不禁很是后悔刚才对她的态度。
  “老婆!对不起,我为我刚才对你的态度向你道歉!”
  在山洞里时,我们一直是以老公和老婆相称,可是回到学校里后,再这以叫就不太妥当了,所以我们才互喊名字,刚才我诚心向她道歉,自然而然的就喊出了最亲密地称呼。
  “老公!没什么的,我知道你也想我们也像别的情侣一样在学校里……谈情说爱,可是暂时我还有些……不适应,我慢慢的就会……习惯的!”
  看着她委屈的样子,我的心里情意大盛,搂过她的肩膀柔声说道:“老婆,只要你真心爱我,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我从兜里掏出了我给她买的戒指,把它带在了韩冰的手上后,又对她说道:“老婆,上次在山洞里我没有给你一个像样的订情礼物,现在我给你买了一个戒指来补偿,算是我重新向你求一次婚吧!”
  韩冰看着手上的戒指,脸上一片欣喜的神色,但是过了一会后,她轻轻的脱下了那个戒指,犹豫的对我说:“老公!这个戒指……我不想要!”
  韩冰的话不由让我大惊,她不要戒指意思就是不想做我的女朋友了,那她还跟我这样子干吗?不由失声问道:“为什么?”
  “我……我……”
  韩冰吱唔了一会,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我更是大急,捏着她的肩膀激动地说:“难道你不想跟我……相处下去了?”
  韩冰从她的脖子上拿出了那条红绳,上面竟然栓着我在山洞里送给她的铁环。她对我送她的这个东西都是如此珍惜,放在了贴身的地方,可是为什么不要我为她买的戒指呢?
  韩冰想了一下,像是有些话难以启齿一样。看到我一直紧张的看着她,她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大勇,我要是不想跟你相处下去,我就不会珍惜这个铁环了,这个铁环才是你对我爱的见证,别的都赶不上这个铁环的!”
  对韩冰来说,这个铁环确实有着非凡的意义,这我也能理解的,可是她不要我送她的戒指,还是让我有些想不开。
  “那我送你戒指,你一样可以带呀!为什么不要呢?”
  “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呀?你倒是快说呀?”
  看着韩冰吞吞吐吐的样子我更是急的不行,所以一叠声的催她。
  “因为……它是你……用做牛郎时赚的钱买的!”
  我一下子僵在了那里,我现在已经尽量不去想我曾经做过牛郎这件事,而且我现在也正很好的溶入了大学生活里,似乎就要忘了我曾经有过的这段屈辱经历,可是偏偏有人要提起来,而且还是一个我爱的人提起来,我只感觉全身的力气一下子泄了个精光,再也提不起一点精神,一下子颓然的坐到了椅子上,大脑里已经是一片空白,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我是一个牛郎!”
  韩冰看到我的样子也吓坏了,一迭声的在对我说着什么,可是我的耳朵里却是一句话也听不见,好像她说的全是看不起我的话,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大叫一声,冲出了饭店,寒冰连忙紧跟着我跑出来,可是等她出来时,我早已抛得不见踪影。
第二卷:回归校园 第050章 解开心结
  看到我在校园里疯狂的奔跑,每个人都诧异地看着我,他们看我的眼光无不让我感觉到充满了鄙视,脸上的表情也是让我感觉在嘲笑我,而他们发出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全都变成了一句话:“看!方大勇这小子是一个牛郎!”
  我现在真是感觉屈辱万分,不敢抬头看,也不敢听别人说话,现在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一个没有人能够看到的地方,我现在已经再也没有脸去见人了。
  跑了一会,听到身边再也没有人声,我才停了下来,我颓然的坐在地上,眼泪已经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这段时间我几乎已经要忘了我曾经做过牛郎这件事了,母亲基本病愈,学业上也成了王教授的弟子,按理来说也应该有一个不错的前途了。西门雪和韩冰俩人似乎对我都是用情很深,我周旋在她们之间,虽然有些累,但也是其乐融融。
  可是这一切都被韩冰的一句话彻底击碎了,我不怪她,她只是说出了事实,只是我一直没有去面对而已,现在经她提起,我才明白,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去爱了,一个牛郎又哪有什么谈情说爱的资格!现在我终于明白爱情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情。
  一阵音乐声从我的兜里传出,可是这首我平时很喜欢听的音乐,现在让我听了却是烦躁不安,我现在根本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
  可是电话却是不停的响起,可见打电话的人是有多么执着,这种时候十有八九是韩冰打来的电话。无奈之下,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正如我所想,正是韩冰打来的,可是我现在又能对她说什么,她看不起我做过牛郎。我在她眼中自是一个无耻,没有自尊之人,我跟她之间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实在是没法再在一起了。
  我按下了手机的关机键,这样再也没有打扰我的声音了,心神之间好像又回到了我第一次去孙萍家被她引诱失身地场景。我不由想那时我如果不答应孙萍,我现在是不是就有资格去爱了?
  答案好像应该是肯定的,可是那时我不那么做,我就没有钱给母亲治病,如果母亲因为没钱治病而故去,那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多次,可是为什么这次还是这样难以接受呢?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以前从来没有人在我的面前说过我做牛郎有什么不好,一切只是我自己想的,而这次不但有人跟我提出来。而且还是我最爱的人提出来地,所以我才难以接受。
  现在要是再让我重新经历一次那时的场面,我想我一定还是会那么做的。既然爱情容不下此事,我就不要爱情,生命中还有很多别的精彩,我又何必为了儿女私情而又颓废至此。
  想到这里,虽然对失去韩冰而心中隐痛。但是也不像刚才那样难以忍受了。
  我站起身来,看着远方的校园,心里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大勇!”
  身后突然传来了韩冰激动的声音,接着一具软绵绵地身体已经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我。
  “老公,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生气呀!”
  听到韩冰管我叫老公,我的心里一震,不由让我想起了我们在山洞里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日子。或许那时她认为我们没有出去的机会,她才不会在意我的过去。可是出来之后,她的想法有了改变,我也不应该怪她的。再说那时我们相处的真是很愉快,我倒是应该感激她地。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平静地说道:“我没有怪你,我也没有资格怪你,但是我也不怪我自己。要是再让我重新过一次的话,我一样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从来没有正视过我的过去,也没有想过我们之间的距离,刚才我仔细想了一下,我们之间确实有些一些很难跨越的鸿沟。不过既然你没法接受这个事实,我也不想勉强你,我们……还是各走各地路吧!”
  说出此话,我的心里还是隐隐作痛,不管怎么样,韩冰也是跟我有着一定感情地。
  “什么?老公……你不要……我了?”
  韩冰转到我的身前,泪眼朦胧地看着我说。
  “不是我不要你,而是我们根本不能在一起,我也不配跟你在一起!”
  韩冰不再说话,只是紧紧盯着我的眼睛,过了一会,她才怒气冲冲地说道:“方大勇,你是一个懦夫,你不能正视你的过去,你说你做牛郎是为了给你母亲治病,可是你现在吃地用的,哪一样不是你做牛郎赚的钱买的,而且你现在花的还是如此心安理得,这些还是你的初衷吗?”
  听到韩冰如此一说,我的心里真是大惊,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是正如韩冰所说,是一个吃软饭的家伙,顿时让我哑口无言。
  看到我的脸色又异常黯然,韩冰又对我说道:“从打在山上,你宁可跟我一起掉下去,也不放弃救我,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所以我才爱上你!爱上你,我也就不在意你的过去,我在意你的将来。可是你现在已经迷失了,你有些贪图享受,你看看你全身名牌,出手大方,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钱都是怎么来的?”
  “你送我东西我是喜欢,可是要是用那种钱买来的东西我就不要,只要是凭你自己的能力赚来的钱再给我买东西,哪怕是只花一分钱,我也是非常高兴的!”
  韩冰说到这里,过来拉住我的手深情地说道:“老公!我说的话,你……明白吗?”
  韩冰的一番话对我触动太大了,想起这段时间的花费还真是不小,不但对自己大手大脚的没个约束,对别人也总是摆出一副有钱人的架势,还一点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我自以为脱离了牛郎地身份。可是我无时无刻的不活在做牛郎的阴影里,只是我自己并没有觉得,看来我真是迷失了。
  看我不说话,韩冰长叹了一声说道:“我知道我说的话让你无法接受,但是我全是为你好,或许你现在想不明白。但是我会一直等到你想明白的那一天的!”
  “我明白地!”
  我现在已经完全明白韩冰的心意,每个女人都喜欢男朋友送给她东西,可是那也看这件东西的来路是什么,韩冰一直自视甚高,在大学里追求她的人有如过江之鲤,她却是两年没找到如意的。现在能委身于我,虽然有着一些意外的成份。但也是对我不无爱意,自然是想让我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你真地……明白?”
  韩冰听了我的话很是高兴,转过身来看着我的脸惊喜的问我。
  我也看着她,脸上再也没有了那种自卑之色,道:“我以前虽然也下了决心不再去以前的事,我也确实做到了,但是我不知不觉中还是受了那时的影响,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做的还不彻底,所以我要重新做回我自己。不……应该说做一个崭新的自我,与过去完全一刀两断。”
  “那可不行!”
  看到我吃惊的样子,韩冰突然又笑着说道:“你要是与以前一刀两断了,是不是也要跟我一刀两断呀!”
  我紧紧握住韩冰的小手深情地对她说:“老婆,就算地老天荒,天塌地陷,我也不会与你一刀两断的,没有你的提醒,我一辈子也不可能认识到我的错误。所以我是绝不会放你离开我的!老婆!我……爱……你!”
  听了我的情话,韩冰的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身子一倾,已经伏在了我的怀里,用她那滑嫩地小脸来回蹭着我的胸膛,甜蜜地对我说:“老公!我也……爱你!”
  韩冰看我出去时那样疯狂,很担心我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现在看我如此冷静。她也放下了心,拉着我的手说道:“大勇,我知道我刚才提起你的过去,让你受不了了,可是我并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要是看不起你,我就不会把你送我的铁环如此珍惜!”
  说着话,韩冰又把那个铁环从她地领口拿了出来,然后又接着说道:“这个铁环不管怎么说也是你自己的东西,可是你给我买的戒指呢?那如你从别的女人那里得来的再送给我,我能要吗?”
  “老婆!那个戒指呢?”
  韩冰从兜里拿出了那个戒指递给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用力一扔,把那个戒指扔到了山间的树丛里。不知谁能幸运的捡到了。
  韩冰刚要阻止,但是还是没有我的动作快,不由埋怨我道:“你干吗呀!那个戒指值不少钱呢,我不要,你可以卖了呀!”
  我深情地看了一眼韩冰,然后坚定的对她说:“老婆,我就是要以前的我做一个彻底的告别,所以这个戒指是说什么也不留的,等以后我靠我自己的能力赚了钱,一定要给你买一个更大更漂亮的!”
  韩冰的脸上更是显现出了欣喜之色,柔声对我说:“老公,就算你给我买一座金山银山,也不比不上你给我的……这个铁环!”
  我轻轻的抚摸着韩冰的后背,低下头用脸在她的头发上来回磨擦,她的头发又黑又滑,让我的脸感觉很是舒服,而且她的头发上还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闻到鼻子里,感觉很是泌人心肺。
  自从山洞里出来后,我一直忙着跟王教授做那个实验,所以我们还没有这样亲热过,而我们又早已越过了那最后一道防线,对彼此的身体也很是熟悉和爱恋。
  现在身体这样一亲密接触,我的身体立刻有了反应。韩冰哪能感受不到,小脸马上也是变得绯红,抬起头来,媚眼如丝地说道:“臭老公,你想……干什么?”
  解开了心结,我现在的心绪大开,伏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在她轻呼一声后,才对她说道:“老婆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亲热了,你还不知……我想干什么呀!”
  “我哪知道……你要干什么呀?”
  看着韩冰那明知故问的顽皮模样,煞是可爱,忍不住低下头来就慢慢的向她的双唇吻去,就在我的嘴即将吻到她的嘴唇,韩冰“嘤咛”一声,主动迎了上来,吻住了我的双唇。
  这一吻是如此热烈,让我们吻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就想吻到地老天荒也不分开,韩冰的小香舌不时往我的嘴里送来香津,更是让我吻的乐此不疲。
  我和韩冰唇齿相依,嘴唇没有片刻分开,韩冰终是让我吻的有些透不过气来,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的嘴唇。
  我们四目相对,相互传达着浓浓情意,我感觉到经过这的事之后,我和韩冰的感情更加深了许多,我们的心也更靠近了许多。
  看到我终于振作起来,让韩冰很是高兴,再加上知道我的心情经过了一番大的波澜,也是正脆弱的时候,所以韩冰此时对我更是柔情似水,让我真是好好的享了一次艳福。
  韩冰用前的那个铁环不时硌在我们中间,让她很不舒服,轻轻掀开了领口,韩冰想把那个铁环放进去。
  此时她正伏在我的胸前,我从上面看去,我竟然发现了一个动人的景色,两团丰满的乳房被胸罩紧紧盖着,让我看不到里面的真正风光,但是由于胸罩的固定作用,让韩冰两乳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而韩冰正把那个铁环正放在了她的乳沟里。
  那种风情真是分外诱人,让我真是垂涎欲滴,正当我看的入神,竟然有一滴水滴滴道了韩冰的两乳之间,这么个大晴天,怎么会突然下起雨来?
第二卷:回归校园 第051章 天然空调
  看着那一条深沟,不由引起了我无限的遐思,更让我想起了我们在山洞里时的旖旎风光,最开始我为她取暖时就已经赤身跟她相拥,那时她的乳房就已经让我看了个够,可是那时却是没有那种欣赏的心情。
  后来在山洞里结合的时候,我也没有完全放开心情,再加上光线不是很足,所以对那里也只是一个朦胧的印象。也就在出洞后的那个旅馆里,我们算是好好的亲热了一回,让我一直也是回味无穷。
  突然落下的一个水滴让韩冰都大吃一惊,韩冰不由疑惑的抬头向天空中看去,可是天空中别说下雨了,连一丝云彩也没有,怎么会下雨呀!
  而韩冰那个深深的乳沟,不由的让我直勾勾地看着那里,竟然是看的眼睛都直了。就是下雨也是全不理会,嘴里更是忍不住称赞道:“好深呀!”
  韩冰举着那个铁环正是一脸陶醉心情,并没有看到我正在看她领口里的风光,听了我的话,不由抬起头疑惑的问我:“什么好深?”
  不过顺着我的目光,她马上知道了我正在看什么,不由一阵大窘,捅了我一把,娇嗔地说道:“你看什么呢?”
  而后又失声笑了出来,道:“老公!你好色呀!你看看你……口水都……流了出来!”
  被韩冰发现了我的小动作,我有点不好意思。最主要地是我竟然把口水流到了韩冰的乳沟里,更是让我大窘,不过想到她早已跟我有了夫妻之实,看一看也不算什么大事,心下也是坦然,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后。在她耳边暧昧地说:“你说我在……看什么?看自己的老婆好像……不犯法呀!”
  韩冰更是羞的不行,一边捶打着我的胸膛,一边骂着:“你这个大色狼,不许你看!”
  她这个样子更是让我心痒难耐。看看四周没有人,一把抱住她,顺势倒在地上,同时嘴已经吻在了她滚热的双唇上。
  “不要啦!”
  韩冰虽然还想抗议,但是那个声音早已被一阵唔唔的热吻声所代替。
  那个深深的乳沟对我的吸引力真是很大,手不知不觉的就摸了上去,韩冰的身体先是一阵颤栗,接着身体就变得软绵绵的了。
  韩冰的乳房很是丰满,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也让我感觉到那种手不盈握的巨大。那两点突起现在更是让我感觉很是坚挺,不由让我用力的捏了两把。
  韩冰睁开眼睛,眼里已经全是春情,红扑扑的脸蛋更是要滴出血来我的手从她的领口慢慢地伸进去,终于摸到了那两团让我垂涎欲滴的乳房。这种感觉跟隔着衣服摸当然是不可同日而语,那种软绵绵的感觉让我感到更真实,更舒服,真是久不忍释手。
  此时我的情欲高涨,手上已经不满足于只在韩冰的乳房上抚摸,顺着她的纤腰。一点摸到了她那浑圆的臀部,韩冰的身材真是好,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真是让我摸起来舒服无比。
  韩冰虽然也很是情动。但是还是保持着一丝理智,知道我们再这样亲热下去,肯定要无法忍受下去,把我做怪地手捉住以后,韩冰伏在我的耳边柔声说道:“老公。不要这样呀,这里是学校呀!”
  听了她的话我也不由一惊,现在正是中午,所以没有多少人在这里,不过用不了多久,这里肯定会上来不少情侣的,那时我们肯定会被人发现,那可是糗大了。
  我又在她的臀部用力摸了两把才依依不舍地从韩冰的身上爬了起来,韩冰也随即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到自己浑身零乱的衣服和早已散开的头发,韩冰不由妩媚的瞪了我一眼说道:“看你干地好事,这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呀!”
  亲热时没见她拒绝,现在倒开始追究我的责任了,不过我也知道此时断不能跟韩冰理论,只好无奈的挠了挠头。韩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又过来把我身上全是褶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尽显温柔,像极了服侍自己老公的妻子。
  我现在真的感觉很是幸福,能得到韩冰如此对我,真是让我这一生已别无所求,无意中看到不远处有一朵盛开的紫色小花,我放开韩冰走过去摘下来,走回来给韩冰轻轻的插在了发间,然后我后退两步仔细的审视着我的杰作。
  韩冰一直看着我,任我在她头上摆弄,等我弄完了,看我一副欣赏的神色,她轻声问我:“好看吗?老公!”
  “你真是太美了,老婆!”
  “老婆,你怎么出汗了?”
  刚才我和韩冰那么亲热,也没见她出汗,现在看她额头上竟然有汗珠,所以我才奇怪的问她。
  韩冰拿出手帕轻轻的擦了一下额头,说道:“大中午的,谁不热呀!”
  听韩冰这么说,我也想到中午是应该很热的,可是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呢,只是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我怎么没有感觉热呀?”
  韩冰走到我的身边,摸了摸我的额头和手,然后不解地说道:“奇怪了!你的身上真的很凉呀!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没有呀!我感觉很好呀!”
  我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呀!
  “咦!我怎么也感觉凉爽了很多呀!”
  韩冰摸着自己的额头不解地说道。
  韩冰的话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我又往后退了几步。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唉呀!好热!”
  说着话,韩冰连忙又跑到了我的身边,没一会脸上又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我惊讶地看着韩冰,韩冰也是同样的表情看着我。
  “不会吧!老公,你的身体变成……空调了!”
  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好是坏,无奈地对韩冰说道:“正如你所说。我感觉我就是变成……空调了!”
  “老公,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韩冰一脸担忧地说道。
  我想了一下,感觉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不适的感觉,去医院也估计检查不出什么。所以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也没感觉不舒服,去那里也是白去,过几天要是有什么不对再说吧!”
  “那你是从什么时间开始这样地?”
  什么时间?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好像那次做实验晕倒之后,我就不怎么出汗了,身体好像也比以前有力了许多,难道是那次做实验出了什么意外,而让我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我在晕倒之后做的那个梦。现在一想竟然也是清晰异常,这让我不由吓了一跳,难道我的身体真如梦里的一样,已经重新改造了一遍?
  韩冰看我的表情不时变化,心里更是担心,紧紧的握住我的手,不敢打扰我。
  “老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和王教授做我在山洞里看到的那种东西?”
  韩冰虽然我一直在跟王教授学习,但是并不知道我们是在做什么,闻听此话。
  她不由惊讶地问道:“那个洞里的东西是真的?”
  “应该是,那是一种吸收太阳能的材料,我和王教授已经研究出了一些,但是效果还有些不如人意,我就是第一次做实验时晕倒后。身体就发生了变化!”
  “什么?你晕倒?你怎么不告诉我?”
  韩冰听了我的话大惊,同时也露出了不满。
  “我就是怕你担心,所以才没敢告诉你!”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西门雪那时在陪我,可是我却是不能这么说的。
  “我是你老婆。你有事都不让我知道,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
  我搂过韩冰,温柔地说:“老婆,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再说第二天我就没事了,要是再让你知道,你肯定会担心,我怎么舍得让我最爱的老婆担惊受怕呢!”
  “下次不论有什么事,你都要第一个通知我,要不然……我可不答应你!”
  “好的,以后我无论有什么事,我都第一个向老婆你报告,这下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韩冰这才满意的放过了我。不过马上又追问到:“你的身体真的没有事?”
  “老婆!你就放心吧!”
  我握紧了拳头屈起小臂,让她摸了模我强壮的肌肉,得意的对她说:“你老公现在可以打死一头老虎,哪能有什么问题!”
  韩冰看我的样子真不像有什么事,这才放下心来,过了一会突然兴奋地对我说:“老公,你的身体这么好,以后我们家可以不用买空调了!”
  我一时没有听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由疑惑地看着她。
  “有你这个活空调在这,哪还用那个呀!”
  呵……她现在就开始算计我的身体来了,我也真是服了她。
  “好!以后我就天天搂着你,让你一辈子都舒舒服服地!好不好……”
  韩冰靠在我的肩上也是一脸憧憬,说道:“是呀,那时我们天天在一起,你说该有多幸福,可惜……”
  “可惜什么?”
  “没什么!可惜你这个大猴子也不能总在我身边陪着我!”
  虽然韩冰转的很快,但是我还感觉她有话没想跟我说,可是她不想说,我也不想问,我想她要是认为能跟我说,自然就跟我说了,我又何必强求她呢。
  “老公!以后在学校里。你叫我的名字……好吗?”
  坐了一会,韩冰突然提出了这个建议。
  “为什么?我感觉叫你老婆,你叫我老公,我很舒服呀!”
  “可是,在别人面前,我总会……不好意思地!”
  说着话。韩冰已经忸怩的摆弄着衣角。
  原来是这样呀!我也觉得在外人面前管韩冰叫老婆有些不妥。
  “那我应该管你叫什么呢?韩冰……这样我感觉有些生疏!冰儿……好像也有些太亲热!”
  “我比你大,你以后就叫我……冰姐吧!”
  “冰姐!”
  我在嘴里小声的嘟哝了一句,不料韩冰马上在那边应了一声:“唉”脸上还满是得意之色。
  我这才知道她让我这么叫还可以占我的便宜的,不过看她那么高兴。我吃点亏也无所谓的,所以痛快地答到:“好!我以后就叫你,冰姐!不过没人时,我可是还要叫老婆哟!那你叫我……什么呀?”
  “你叫我冰姐,我自然叫你大勇弟弟了!”
  韩冰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
  可是我却总感觉这个“大勇弟弟”听起来怪别扭的,想了想对她说:“你还是叫我大勇吧,叫那个……大勇弟弟,我听着不得劲!”
  韩冰看着我,脸上满是笑意,握着我的手柔声说道:“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就叫你大勇好了!”
  看着韩冰那可爱的模样。我不由心动,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老婆……我们已经很久……没那样了……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出去住呀?”
  韩冰听了我的话,马上羞的头都抬不起了,狠狠的掐了我一下说道:“我才不去呢!你到了那里肯定要使坏!”
  “老婆!我真的好想你!就去吧!”
  我当然听出了韩冰并不是真的不想跟我去,只是面子上有点挂不住罢了,所以我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伏在她耳边又温声求她。
  韩冰受不了我柔情的攻势,就要点头答应了,不料韩冰突然摇了摇头。还是坚持说道:“不行,我今天真的不能去!”
  看到韩冰已经很是心动,可是还是这么坚持,我不由有些奇怪地问她:“为什么?”
  “因为……因为……”
  看着韩冰吞吞吐吐的样子,我不由有些着急地问道:“到底为什么。你到是说呀!”
  “因为……因为人家那个来了吗!”
  说完此话,韩冰已经抬起双手把羞红的脸挡上了。
  我以前接触过那么多女人,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也觉得很是尴尬,实在没料到竟然这么不巧。好不容易找了这个机会想跟韩冰出去好好亲热一下,偏偏赶上了韩冰还来了月经,真是让我有些懊恼的说道:“那算了吧!”
  听我说话时的语气有些失望,韩冰又红着脸对我说:“老公,过几天我好了时,我一定去陪你……好不好!”
  我不由大喜,在她的脸上使劲亲了一口高兴地说道:“好!非常好!好极了!”
  “可是说好了,我是去陪你!可是你可不许碰……我呀!”
  看到我的脸上又变了颜色,韩冰不由大笑起来,我才知道她是在逗我呢!我哪能服气,伸出手就去呵她地痒,韩冰一边笑着躲我,一边说:“大色狼,快放开我了!”
  山顶上顿时响起了一片欢笑声!
  笑闹了一会,我们相依而坐,韩冰幸福地靠在我的身边看着山下熙熙攘攘的人样,似乎若有所思。
  “老公,你说你跟王教授做实验时晕倒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事情的经过呀!”
  我的事情可以说韩冰知道的最多,所以我也就毫不保留的把那天的经过详细的给地讲了一遍。
  韩冰听地很认真,有没听明白的也让我仔细的给她讲解一下,但是对专业术语她还是听不懂,不过她也不在意。
  “老公,你说你是在被试验做出来的涂料溅到了手上出来就晕倒了,能不能……是这个涂料有毒呀?”
  这个我也想过,而且还涂在了小白鼠身上做过实验,在实验室里小白鼠一切正常,可是放到阳光底下,那个小白鼠马上发出痛苦的尖叫,一会就死去了,把死去小白鼠解剖之后,竟然发现它是因为吸收了太多的热量而被烤死的。
  当我把这些给韩冰说过后,韩冰不由担心的问我:“那你在阳光底下有什么不良反应没有?”
  “没有呀,我在阳光不但没有不良反应,而且还是很舒服的,身上更是有着使不完的劲!”
  看着韩冰还在认真的想着我的问题,我也知道这件事是一时半会想不通的,廉洁拉起她说道:“好了!不要想了,只要你老公的身体没事,想那么多原因干什么!”
  韩冰无奈之下也只好放弃,随着站了起来,我们手拉着手,一直走到了山下,不远处一个男生正手捧着一束鲜花在送给一个女生,可是那个女生完全对她不理不睬,竟自转身走去,看着那个女生的背影,我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个校花真是迷死了不少人呀!”
  寒冰这时发出了感叹,原来这个女生就是校花呀,可是为什么我好像是认识她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