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現代奇幻]幻梦唯心之转世风流(全本)-10

[現代奇幻]幻梦唯心之转世风流(全本)-10

 时间:2018-12-05 10:43:55 来源:艳文阁 

[現代奇幻]幻梦唯心之转世风流(全本)-10

第十九章天机奇谭

一见门外等候的竟然是卓映雪和天开语,卓楚瞑的脸色也是一变!

卓映雪抢先一步叫道∶「楚瞑!想不到你也在这儿啊!」说时握著天开语的纤手紧了一下,随後迅速放开。

卓楚瞑从鼻中闷哼一声,不悦地看著卓映雪,却是连眼尾都不瞧天开语一下,冷声道∶「怎麽,映雪你也来呢?」

卓映雪见他对天开语的态度如此冷淡,也不禁有气,便不高兴地堵了一句∶「难道这个地方只许你来的吗?不要忘了,好像我的级别还要比你高吧!」

卓楚瞑脸色愈发难看起来,终於将森森目光转向天开语,沉声道∶「当然--只是这个小子┅┅」

「开语他怎麽了?有什麽不对的吗?」卓映雪抢白道,同时俏眸中也射出锐利锋芒,一瞬不瞬地紧紧盯著面前的族兄,丝毫未有退让--要知道,天开语刚才可是已经承诺自己,在明天要拿出第一批的「蓝细多突菌」,那个能挽狂澜於既倒的救命宝贝的啊!此时任是谁要来得罪他,都是极不可饶恕的事情!

卓楚瞑登时大愕,显然没有想到一向以来自己疼爱有加、而对自己也是谦恭柔顺的卓映雪居然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青头小子来顶撞自己,这实在是所料不及。

定定地看了卓映雪一眼,卓楚瞑终於还是从牙缝中迸道∶「映雪,这个人我很不喜欢!也不喜欢你同他在一起!」

卓映雪立时为之气结--这个楚瞑,究竟是出了什麽问题,为何要一定对天开语杠上呢?要知道,现在天开语可是她的救命稻草啊!正欲开口驳斥族兄时,天开语却插话进来∶「没什麽关系的啊。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我却不是很讨厌你--不过我想知道,你不喜欢我也就算了,凭什麽还定要阻止映雪姐姐喜欢我呢?」说著反手一把紧紧地抓起卓映雪的柔荑,目光不屑地瞪著卓楚瞑。天开语这一手可说是做得十分恶毒。无疑的,他是想藉这个机会迫使卓映雪首次公开在外人面前承认两人的亲密关系。

卓映雪哪里想到天开语会来这麽一下呢?虽说在她的心底,已经接受了同天开语的媾和,但是毕竟这是违反道德伦理的一件事,是见不得光的呀!可是他却一下子便将二人的秘密宣告了出来--要命的是,这个对象居然还是楚瞑,丈夫黑刚乇的密友卓楚瞑!

本能的抗拒促使卓映雪一下用力甩掉了天开语的色手面露微愠道∶「开语!你胡说什麽!」卓楚瞑也立即对天开语怒目相视,同时身上的气机也杀气腾腾地开始往外迸涌。

天开语却似对二人的愠怒视而不见,洒然摇头道∶「虽说我在武道方面未有建树,却未必在其他方面就输过你,你又有什麽好神气的呢?你不就是出身比别人稍微高贵一点,这又有什麽值得炫耀的--这世上的纨子弟还少过吗!」

卓楚瞑立时被天开语这一番充满讥刺的冷言讽语激得倒抽一口凉气,浑身的毛发登时根根竖了起来--想不到这小子不但没有丝毫的惧怕,竟还敢这样对他说话!

紧跟著听天开语又道∶「怎麽样?敢跟我比试其他的吗?」停了下,他看看一脸惊愕的卓映雪,继续好整以暇地道∶「当然,我也不会用自己最拿手的医理来跟你比--怎麽样,我们就在《天机录》里一试高下如何?」说罢挑衅的目光直视卓楚瞑,反将卓映雪晾在了一边。

卓楚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来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子还挺有一套的,并不像初见面时的那光有一副色迷迷表情的无赖。

不过他仍未将天开语放在眼里。毕竟他的身份地位决定了他所拥有的本钱,绝非普通人可以具备的。无论是从体力、经验、智慧、才学,甚至游戏等各个方面,他都有足够的资本将大多数人睥睨於脚下。

「你,想比什麽?」卓楚瞑冷笑不屑地盯著天开语,眼睛眯成了一线,其中迸跳著身为贵族受到侮辱後所产生的愤怒火花。

天开语暗笑一声∶「好啊,鱼儿上钩了!」便一挥手,指著「天机战位」门道∶「很容易的啊!眼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

卓楚瞑眉峰一跳,脸上露出一线狞笑,道∶「你是说《天机录》吗?」

天开语点点头,面不改色道∶「正是!你有没有胆量来试试呢?」

卓楚瞑心中忍不住狂笑起来--这个小子,真是不知死活!要知道,本将军的武道修为不但在现实中大杀四方,便是在《天机录》中也是横扫千军,罕遇敌手。你一个半大的毛孩子,居然也想在这里面同老子一较高低?当真是不知死活了!当下他「嘿嘿」冷笑一声,道∶「好,很好!」

却见天开语一摆手,又道∶「不过你既然能在这里,级别就一定很高。而我却是很少玩这个游戏--这样,不如我们两个都重新创造一个新人,从头开始对战,怎麽样?」说著他挑逗地看著卓楚瞑,像在看他究竟敢不敢接受自己的挑战条件似的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宅男的性幻想乐园 多多爱成人用品 迷魂催情壮阳延时。

卓楚瞑不禁心中一沉,暗道这小子当真颇有心计,居然想到用这种办法来约束对手!不过他却并不担心自己会输给天开语,因为他知道,一个在《天机录》中拥用「六大行星」级别的高手,即便是从头再打一遍,这积累的丰富经验也足以让他事半功倍了!这又岂是天开语这种半大毛孩所能比拟的呢?

只可惜他不知道,天开语的形貌实在是与他的经验智慧不成正比的;同他对峙玩《天机录》,恐怕这个世代的任何一个人前来,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心中打著如意算盘,卓楚瞑看了一旁的卓映雪一眼,故作大度地一挥手道∶「好吧,就依你--不过如果你输了怎麽办?」虽然是个成年人,但是在对待游戏方面,全世界的人都是一样具有童心的,他本能地便提出了输赢的彩头。

天开语抑住内心的得意,微微一笑道∶「很简单。如果我输了,就立刻从映雪姐姐身边离开,保证与她永不见面--姐姐你放心,我就是离开,也会遵守诺言,把答应你的事情完成的。」他及时安抚了卓映雪听到这话後的紧张心情,继续又道∶「如果你输了嘛┅┅」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不怀好意地怪笑著直视卓楚瞑。

卓楚瞑不由一滞,忍不住介面道∶「你想怎样?」

天开语紧紧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从此以後,你除不得干预我和映雪姐姐的事情外,还要拜我为师!」

卓楚瞑登时大愕--这是什麽条件?前面那个还能理解,这後面的条件却委实太过匪夷所思了!要自己一个堂堂的将军拜一个半大孩子为师?真是搞笑!

岂知不待他回答,便又听到天开语道∶「而且这个拜师,可不只是游戏里的,而是全方位的--也就是说,无论在哪里,你都得乖乖地叫我一声「师尊」!」

这时卓映雪也听不过去了,忍不住插话道∶「开语你太过份了,怎麽能让楚瞑拜你为师呢?要知道他好歹也是个将军啊!」此时她的心中实在是充满了无奈--怎麽也没有想到,本来带天开语到这里来,是想开开心心地玩一趟的,可是楚瞑这个意外,却将事情演变成了这个局面。从心底来说,她实在不想让二人进行这场没有任何意义的比试--楚瞑不用说了,既是自己最亲爱的族兄,更是丈夫刚乇的密友;便是天开语,除去他的利用价值外,心中莫名其妙对他愈来愈深的感情,也使得她不愿意他受到伤害┅┅

可是现在是他们两个男人之间的争斗,她介入帮任何一个都不好∶帮天开语,楚瞑会产生更大的怀疑;帮楚瞑,天开语毕竟还只是个大孩子,自尊心恐怕受不了┅┅

只听天开语嘻嘻一笑道∶「将军怎麽啦?愿赌服输嘛!更何况我区区一个普通人,与他这个将军赌赛,如果他输的话,难道不应该输得更大一点吗?姐姐你说,如果我输了,要拜他为师,是不是就合理一点呢?只可惜他又不会收我,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说麽,既是打赌,便要搞一些不合理的彩头也才有意思┅┅」

「行了,你不用这麽多废话!我答应就是!」卓楚瞑断然出声阻止了他继续胡扯下去,冷哼一声道∶「我倒不怕你输了以後不实践诺言--我的代号是「神煞」,游戏里见!」说毕竟自一把拉开面前的「天机战位」小门,闪身进去了,居然未同卓映雪打一声招呼。

看著碰然关上的「天机战位」门,天开语耸耸肩,不以为意地道∶「就知道你会利用手里的权力报复我,所以才要你当我学生的┅┅嘿嘿,看以後你还能把我怎麽样┅┅」说著转向卓映雪又道∶「姐姐你看,这个人一点道理都不讲,明明是他从里面出来,应该轮到我进去的,可他却又自说自话地占了我的位置。」

卓映雪苦笑一下,轻轻叹了一声,道∶「我真不明白,你们两个还没怎麽认识,就会搞得像冤家一样┅┅算了,开语你去我的位置吧┅┅」她轻轻地将自己手中闪著绿光的信号牌递到天开语手里。

看著手中的信号牌,天开语忽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与卓映雪单独相处的好办法,便道∶「对了,姐姐可想看我怎样赢他?」

卓映雪看见他眼中的坏笑,先是一怔,随即少妇的本能令她一下醒觉面前的男孩在想什麽,登时俏脸飞红,忍不住羞啐道∶「要死啦你!居然在这种地方还胡思乱想!」

天开语却不由分说,一把拥著她向远处闪著绿色灯光的「天机战位」快步走去,一面还道∶「有姐姐在旁边,我一定会大发神威的,肯定能把那个卓楚瞑打得落花流水┅┅」

一股刺激诱人的感觉涌上卓映雪的心头,她还从来未在这种情境下与人亲热过呢┅┅天开语那扶在自己纤腰上推动的双手,似乎有著无穷的魔力,正引领自己进入一个期待的世界┅┅

贵宾厅设计的每间「天机战位」的空间正好能够容纳三到四人,除了游戏所需的一切装备外,旁边还有一具造价不菲的躺椅及一苹小几--这是为了方便玩家饥饿疲累以後进行休息补充用的。

一进「天机战位」,天开语便将卓映雪散发著少妇成熟气息的丰润胴体紧紧地拥进了怀里,同时大嘴也找到她那颤抖的樱唇吻了上去┅┅早已经期待著这一刻的一对男女终於完全赤裸┅┅随著一声凄迷的呻吟,卓映雪那长期空虚饥渴的幽谷终於被彻底贯穿、充实┅┅

小小的「天机战位」里被激情的喊叫、淫靡的气息充斥著,没有人会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会有如此的迷人春色┅┅

卓楚瞑在《天机录》建立了一个新的名字「神煞」後,便开始积极地寻找装备,提升级别。虽然他不知道天开语在游戏里的代号是什麽,但是他仍然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去强化自己的「神煞」--谁知道那个天开语会不会已经偷偷摸摸地在背地里开始做这些了呢--这个家伙,居然这麽长时间不来跟自己通话,肯定是在暗中苦练!

终究是「六大行星」级别的高手,丰富的经验使得卓楚瞑很快便在游戏中站稳了脚跟,并迅速地提升级别。通过对游戏的熟悉,以及自身武道的修为,卓楚瞑的级别很容易便迅速窜了上来。

当半个钟头後他轻轻地松了口气,摘下虚拟影像头盔时,《天机录》下面的玩家显示已经闪著「四十八级」的提示了。要知道,这可是正常的初级入门者得花上三个月才可能达到的级别啊!

看著全息影像屏上不停地闪动著恳求加入队伍的资讯条,卓楚瞑的嘴角浮现出骄傲的笑容--这些菜鸟,定是看到本将军的「神煞」在这麽短的时间里就取得这样好的成绩,想来讨教绝招的了!如果不是要与天开语那不知死活的小子单挑的话,本将军早就用上「六大行星」的级别与高阶的对手对战了,哪里还会轮到你们这些小混混来搭讪呢!

心中得意下,迅速刷新著消息栏中的名单--奇怪,这姓天的小子怎麽还没有来啊?他到底在搞什麽鬼!

就在卓楚瞑怀疑天开语是否畏惧应战、偷偷溜走的时候,终於在消息栏中跳出几个醒目的红字--那正是单挑的信号!他顿时兴奋起来,将头盔重新戴上,进入了《天机录》的虚拟系统。

「你好卓楚瞑,我是天开语,我的代号是「天劫」,从现在开始,你四十八级,我零级。今天晚上,我会让你输得口服心服!」

果然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卓楚瞑登时来了精神,忙迅速调出游戏中「天劫」的资料查看--果然是零级!建立的时间┅┅居然也是前一刻!

咦?难道刚才这麽长的时间,他都没有进入系统?

那他这段时间里,究竟在做什麽呢?

难道是┅┅

卓楚瞑的心中隐隐生出不妥的感觉来。

看著眼前的警号大闪,一个狂傲地双臂抱胸而立的影像出现在视线中,他一咬牙,暗道∶算了,不去想那麽多了,先把天小子打败再说!

天开语和卓映雪所在的「天机战位」里依然弥漫著浓烈的欢爱气息。虽然室内的通风系统极佳,但二人身上的体液仍继续散发出淫靡的气味,使得通风系统也无法一时尽除。

卓映雪苗条丰润的胴体紧紧地贴在天开语赤裸精壮的後背上,修长的双腿自然分开,任由胯间精浆淫汁的混合液体汹涌地自那肿胀张裂的洞口溢出,顺著大腿内侧蜿蜒流下┅┅

好久都没有享受这样的满足了┅┅

卓映雪的脑中一片空白,极度的充实和刺激带来的高潮,令她的心中不再有任何的道德和责任,只想痛痛快快地享受身前男子给予的幸福┅┅

天开语感受著肩背上那两团弹性十足的乳团带给的绝佳肉感,心中无比的舒畅惬意--终於得到这个高贵的美人了!

说实话,彻底地占有卓映雪後,她那熟透了的身体便立刻深深地印在了天开语的脑海中。那种畅美的感觉,真正是仅有他最心爱的雅儿,以及风骚撩人的凤儿才能带来的。她们三人,确是属於同一类型的美女--成熟、美貌、智慧而极富风情,最一致的是,她们都置身於军队。

「开语┅┅你┅┅楚瞑难对付吗?」伏在天开语宽厚结实的肩上,卓映雪不住地亲吻著他的面颊,柔声问道。

天开语笑笑,略略侧转脸回道∶「没有问题┅┅你看,他的级别已经那麽高了,我打不过他,就只好逃啦!」

卓映雪闻言一看,见果真如此,天开语控制的那个「天劫」正拚命地利用各种地形条件去躲避卓楚瞑的「神煞」,看上去样子颇为狼狈。便歉然道∶「要是我们刚才不那样就好了┅┅」言下之意,皆是因为二人的荒唐,才导致天开语在这场赌约中从起点就落在了下风。

天开语见自己实在也逃得辛苦,便索性退避至自己的巢穴--以目前卓楚瞑尚未上「星」的级别,是不能攻破别人的根本堡垒的。

看著全息影像屏上那个「神煞」指手划脚不住叫骂的样子,天开语不禁得意地一笑,道∶「怎麽样,你来啊!我回家了,休息一会儿再来,行不行啊?」说著转过身子,将卓映雪成熟美丽的胴体抱进怀中,温柔地吻吻她的樱唇,道∶「好姐姐,你一定很累了吧,这样,你先在边上躺一会儿,休息休息┅┅」

卓映雪摇了摇头,抓起他一苹手放在自己高耸胀挺的乳房上,含情脉脉地道∶「不累,姐姐真的不累┅┅姐姐现在只想陪在你身边,看著你┅┅」的确,在二人真正发生了关系後,天开语本来就英挺的形貌在她眼中不知不觉地变得越来越好看,越来越有味道了--毕竟,过长时间的分离,令得丈夫黑刚乇的形像在久旷的少妇心里淡去了太多┅┅

天开语笑笑,心道∶「你再看下去,恐怕老子就真的要死定了--你在旁边,我要如何作弊呢!」心里想著,他忙结结实实地再次吻住了卓映雪的小嘴,大手用力在她乳房上揉拧几下,然後分开道∶「好姐姐,听话,好好休息一下,回头我们还要┅┅嘿嘿┅┅」

卓映雪俏脸上再次泛起红晕,那令人心醉神迷的高潮快感再次涌上心头,使她不自觉乖巧地点点头。

天开语这才舒了一口气,将她拦腰抱起轻轻地放在躺椅上,柔声道∶「姐姐你睡一会儿吧,回头看我的好消息。」说著又对她轻怜蜜爱一番,直到看著她听话地闭上美丽的眼眸才重新回到游戏位置上。

哈!卓楚瞑小子,等著吧,老子来啦!

「天劫」。

「神煞」。

两个虚拟的男人终於在《天机录》里第一次面对面地正式打量对方。

经过《天机录》系统的自动成象,天开语和卓楚瞑二人皆以真人投影的形象出现在游戏中。所不同的是,卓楚瞑是衣冠楚楚的,而天开语则赤裸著上半身,毫不掩饰自己精健得如同雕刻一般的完美胴体。

与前几次的交锋不同,这一次,卓楚瞑与天开语真正进入了《天机录》的虚拟系统中。因为这个时候天开语的级别已经远超过了他。卓楚瞑尚未进入「星」级,可是天开语却已经是拥有「两大行星」的强大实力了!

「神煞」--卓楚瞑心中的惊骇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描述。

天啊,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个什麽样的人啊!

没有,一次都没有┅┅那个「天劫」在《天机录》中的表现简直太过恐怖--他抓狂地不断刷新记录,却依然绝望地看到,「天劫」一次错误都没有犯过!

在「天劫」的个人资料资讯记录里,每条资料流程都在不停地跳跃上升或下降,却唯独那个失误记录的资料,一直牢牢地锁定著一个数字∶「零」。

这怎麽可能呢?就算是这个游戏的设计者来,也不可能不犯一点错误的啊!要知道,这个《天机录》根本就是模拟的现实世界,只是进一步加以理想化而已。既然是现实世界,就不可能没有错误发生的呀!

「天劫」不屑地看著「神煞」,嘲笑道∶「怎麽样?现在以我的实力,完全可以像碾死一苹虫子一样把你干掉--当然也包括你身後跟著的那些人!」

「神煞」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在他的身後,正聚集著一个战队的人员。那些人无不是被二人的争斗吸引过来的。

「┅┅怎麽样?我说你会输的吧--这样好了,按照这样的速度,恐怕我很快就要上「星」了,你若是感觉一个人不行的话,完全可以组成战队来跟我较量--不过我想结局应该没有什麽大的分别!哈哈哈哈┅┅」

「天劫」狂妄恣肆的嘲笑声不停地在他的脑中回荡。

就在近乎疯狂、奇迹般地不停跳跃著升级,直至超过了「神煞」後,「天劫」停了下来,并允许「神煞」自组战队,继续争斗。虽然卓楚瞑心中极不愿意承认这个实际上已经输了的结果,但是轻易不服输的强势性格,却令他咬牙重新振作起来,决定如「天劫」所愿,自己组成一支战队,继续与他竞争!

只可惜眼前残酷的现实告诉他,即便再加上一支战队的帮助,按照这个「天劫」级别迅速蹿升的趋势来看,自己恐怕也只有认栽的份。

「神煞」和「天劫」的争斗,已经逐渐开始吸引《天机录》里其他玩家的注意力。越来越多的人向他们所在的区域移动。

看著那代表玩家的光点数量朝自己处越聚聚越多,「神煞」咬牙恨道∶「算你狠!我认输了!」说毕忽然一挥手,身边的那些战队成员立即从他与「天劫」争斗的区域出局,现场只留下了自己和「天劫」。

「天劫」的脸上露出得意的诡笑,揶揄道∶「那麽,你现在应该兑现你自己的诺言了吧?你不会想让我公布你的真实身份吧!」

「神煞」面露痛苦地看著「天劫」良久,终於闭上了眼睛,声音喑哑地道∶「愿赌服输,我当然会兑现诺言┅┅老师┅┅」

却听「天劫」摇头道∶「错了错了,我说过的,是要你叫我作「师尊」,可不是那种很平常的叫法--老师?实在很普通,体现不出你对我的尊敬嘛!」说著很闲适的样子用力伸了个懒腰--立时有通红的火焰自他全身涌出!说实话,天开语也实在隐忍得太过辛苦,空有一身绝学,却不能够显露,这确实憋得他够呛。还好可以在这《天机录》里借用感官真实类比系统暂时发一下,不然真是很难过┅┅

见到「天劫」显示的实力,「神煞」凝视了他一会,忍不住轻叹道∶「你为什麽不修习武道呢?依你在这里面的速度,恐怕要真的修习起来,要比很多人都要有成就的┅┅」

「天劫」不屑地咂咂嘴,打断他的感慨道∶「不要说这麽多话啦,你快点叫吧,不然的话,我可就要走啦--当然,你的个人资讯我自然也会公布出去的。」

「神煞」气恼道∶「你这是什麽意思?想拿这个来要胁我吗?」

「天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道∶「没错,就是要胁你又怎麽样?你想赖皮吗?这里的自动记录系统可是已经把我们之间所有的经过都记录下来了--大不了我多花一点钱,购买记忆空间罢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说不定我的积分上升得这样快,已经打破了整个《天机录》系统里的纪录,会有额外的嘉奖呢!到那个时候,不用花一分钱,这段记录我也可以得到了┅┅」

「神煞」越听越心惊!想不到这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子居然思维如此缜密周详,而且还大胆可怕。他不但早已於事先不顾记忆空间额外花费的巨大,做好了一切记录的准备,而且还以向外界公布自己真实的身份来做要胁,当真是胆大妄为!只可恨在《天机录》里,除非有意,没有一个人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当然也包括他这个月亮城的军方将领。

沉吟良久,衡量厉害得失,「神煞」终於不得不低下一向高贵的头颅,低低唤了一声∶「师尊┅┅」

「哈哈哈哈┅┅」一连串得意的大笑将已经进入甜美梦乡中的卓映雪惊醒了过来。她睁开美丽性感的眼眸向天开语望去,却正好看到他手舞足蹈地将身上的游戏装备尽数甩脱,浑身上下透著喜悦的气息。

「开语,你怎麽啦┅┅」刚刚从睡梦中睁开眼睛,卓映雪尚未完全清醒,下意识问道。

天开语甩掉身上的装备後,转过身来,张开双臂,对著春梦初醒的动人少妇笑道∶「祝贺我吧,映雪姐姐--我赢啦!」

卓映雪怔怔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说什麽,登时一股没来由的狂喜也自心底勃勃涌出,娇躯腰臀微微用力弹动一下,倏忽间已经由躺椅上坐到了天开语的怀里,搂著他脖颈开心叫道∶「真的吗?你赢了楚瞑?」

天开语笑笑,身子扭转过来,将她的脸对著全息影像屏道∶「你自己看吧!」

卓映雪不看则已,一看便登时惊住了--

天啊,天开语的级别竟然是「两大行星」!而族兄卓楚瞑的却仅仅是八十八级而已,连升星一百的战力都未达到!

需知,在《天机录》里,普通百级积分才可升到寻常「星」级,也就是一般的「流星、彗星、行星」等的级别划分,这其中每个级别之间均是按「百」位上升,待到超出太阳系的天体,便可进入「大天穹」。而到达这一个级别的高手,据说全世界也不过区区十来个人,而且据传这十来个人无一不是绝世武道天才,是可呼风唤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再向上,便是「天外天」的级别,只可惜这个级别,据说已经没有人可攀登上这座高峰了;至於最高级别的「无上道」,近年来已经没有人谈论这个话题了┅┅

目前天机录的最多级别玩家,主要集中在普通的百级至「三大行星」之间的层次,再往上,便不是什麽人都可以涉及的了--除非卓楚瞑这类军方的专门武道高手。《天机录》与普通游戏的不同之处在於∶普通的游戏中,只要玩家不断地积累,有足够的时间,便可以将级别一步一步地稳定得到提升;而在《天机录》中,一切的游戏都必须遵循现实世界的既定法则--甚至更加完善的规则来进行游戏。在这个游戏中,即便你是玩了很多年的老手,仍有可能因为不断的犯错而无法突破「百级升星」的障碍,终身处在一般的练级游戏中,顶多比新手经历丰富些而已。但是基於现实世界里「天才」和「强者」的存在,《天机录》里也相应进行了这方面的设定。因此即便是从未摸过这个游戏的新手,如果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法捷径,也仍能够迅速升级,并超越群众。

天开语无疑就是这成功的「新手」之一。

只是他的「成功」也未免太过骇人听闻--仅仅一夜不到的时间,他便升到了「两大行星」的级别!

这太不可思议了!

卓映雪看著萤光幕上显示的结果,内心不敢承认地连连摇头。真到天开语坚硬灼热的具势悄然昂首钻入她因坐姿而扉门大开的水帘洞内,将她撑得小腹胀胀满满时,才惊觉著转过脸来,怔怔地看著天开语道∶「难道┅┅这是真的吗?开语,这真的是你做的吗?」过度的震惊,将肉体交合带来的瞬间快感迅速冲淡。毕竟她是军人,对《天机录》上发生的事情要敏感得多。

天开语藉著卓映雪身体内黏滑丰沛的馀沥,一面大行冲撞搅动,一面大嘴一口含住她红润胀大的乳头,含混不清地道∶「当然┅┅当然是我干的┅┅不然姐姐你还以为是谁┅┅」说著不觉兴发如狂,竟一把将卓映雪成熟的的胴体抱起,起身扑倒在那躺椅上,同时手在躺椅边上摸索一阵,将其放开伸平,变作了一张欢床┅┅

卓楚瞑呆呆地坐在「天机战位」里心乱如麻。

怎麽会有这样的结果出现呢?要知道,自己已经是《天机录》的顶尖高手之一了呀!

在刚才升级的过程中,他完全是按照自己当初升级的经历,然後去除其中的问题,精心编织出一条升级之路;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正确,仅仅在不到一晚的时间,便升级到了一百上了星级。若不是被那个该死的天开语--哦不,现在得叫他作「师尊」--不断残酷的打压,又岂会只有八十八级呢?

真是奇怪,自己稀里糊涂地便输到了这场赌赛!

想来想去,卓楚瞑仍觉得颇不甘心,便一咬牙,将自己的信号牌重新插入介面,打开了《天机录》。

见他再次现身,那班仍然滞留在《天机录》上他退出前座标区域的拥趸立刻围了上来,「老大」长、「老大」短地向他打听情况∶

「咦,老大你回来啦!我们还以为你走了呢┅┅」

「对了老大,你好厉害啊,一个晚上就升了这麽多级,能不能教教我啊┅┅」

「你在说什麽?刚才那个人才恐怖咧!我看他的级别升得简直是坐了冲杨!从来没见过这样发疯一样升级的!」

「对啊!太恐怖了,我看《天机录》的官方恐怕就要寻找这个人了!」

「唔--不知道这是不是游戏里的问题哦┅┅」

「不要乱猜--我刚才查过记录了,那个叫「天劫」的,每一次升级都是完全合法的┅┅」

「对,我也查过┅┅不过他有好多次都是提前完成任务,因而获得奖励跳级的┅┅」

「妈呀,我发现了!那个「天劫」的老大,竟然犯错纪录为「零」耶!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这就是他升级快的原因?」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也可以做了,不是吗?」

「他妈的别做梦了--你们想想,可能有人从来不犯错的吗?」

「就是,谁要是再意淫,别怪我克他--老子心情正郁闷著哩!」

「不对啊┅┅是真的,你们看一下,我把「天劫」的系统级纪录截成图片给大家看一下┅┅」

「哇!好厉害,「炽」系┅┅「力」系┅┅妈呀,还有「寒」系的!」

「天啊,这家伙怎麽可能一下子同时掌握这麽多的武道能量系啊┅┅」

「我看看┅┅哇塞!居然每一个能量的修习过程失误为┅┅「零」!」

「这不可能!」

「怎麽会这样的┅┅」

「天哪,要是真的按这个人目前的级别积分来算,不消一个月,他就该成为《天机录》榜上最厉害的人了┅┅」

「何止《天机录》,如果他是个武者的话,那他的武道修为就太可怕了┅┅」

「唉呀--我们竟然碰到了一个百年不遇的武道天才!真可惜刚才光顾著跟他战斗,都忘记问他的姓名了┅┅」

「对了对了,不是还有这个「神煞」在吗?我们问他试试看┅┅」

见那些低级别的玩家们纷纷向自己聚过来,卓楚瞑忙断线离开,逃离了可能的盘问。

脑中回忆著这些玩家七嘴八舌的分析,卓楚瞑再次陷入深深的沉思。

看来这个天开语真有些不简单,如果他真的通晓武道的话┅┅

卓楚瞑登时不寒而栗!

天哪,要是这个家伙真的通晓武道的话,那战力岂不是高得可怕吗?

他在心里迅速大致估算了一下天开语可能的实力阶数,不禁又呆住了--这家伙如果真会武道的话,他的实力将会是十阶的军武战力!

不过随即他便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幸亏映雪说过,这个天开语对开武道一途根本不感兴趣,而且除了正常的健身以外,并不懂得什麽武道。

看来老天爷对人的命运的安排还是很公平的。它既然让这个天开语精通了医理,便让他不懂武道--即便他在《天机录》里的表现再好。

想到这里,卓楚瞑反而从另一个角度承认了卓映雪关於天开语精於医理的介绍。本来麽,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人不通一点武道的呢?就算是最好的诗人,也总会两手防身术的。天开语既然在这方面是个例外,那麽在医理方面,必然就会有他独到的成就┅┅

想到此,卓楚瞑竟有一种解脱一轻松感,彷佛天开语的不通武道,令他少了一个恐怖的对手似的。这种轻松感,甚至使他叫天开语作「师尊」,也变得心甘情愿了许多--不是吗?自己反正只是在医理方面称呼他;再说了,只要同他尽量少碰面,那麽这种尴尬便自会与自己无缘。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大堆,直到这间「天机战位元」内的警音响起,他才恍然醒觉--因自己断线已久,却总是不离开,外面的玩家开始等不及催促了!

坐在「贵宾厅」的休憩室里,天开语和卓映雪并肩坐著有说有笑,时不时亲昵地亲吻一下,要麽就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互相爱抚一番。他们并不担心会有人看到二人亲密的情状,是因为一来此时时间已经接近天明,并没有什麽玩家等待;二来「贵宾厅」的一切服务都是自动化,也没有什麽侍者在旁,如有需要的话,只要将个人的纪牌插入自动售货机,便一切解决。

不过即便确定一切都很安全,卓映雪仍十分谨慎地同天开语坐在了一个最偏僻的位置里--这儿正好有一株高大的绿色盆栽遮挡,就更不虞被相识的熟人看到了。

黑雪若已经同芳魂月也是在前不久才离开这里的--若非卓映雪严辞命令,她们两个甚至想陪著一起等卓楚瞑出来哩!只苦了芳魂月,本来想得美美的要同天开语一起回去,却在雪姨的斥令下,不得不携雪若回家--不过还好天开语答应了她,等天明後亲自送她去上学,并要她不用回家,就在黑宅陪黑雪若,这样才令她好受了些。但是女性的敏感,仍使她对天开语和雪姨间有些异常的亲密产生了一丝的怀疑┅┅

终於看到卓楚瞑自「天机战位」里出来,天开语和卓映雪相视一笑,互相再亲热一番後,才站起来分开,一齐朝卓楚瞑迎去。

「楚瞑,怎麽你才出来啊!」卓映雪不无揶揄的招呼登时将脑子里仍一片混乱的卓楚瞑吓了一跳,及至抬头看见天开语时,脸色顿时红白错变,尴尬不已。

天开语却仍是那副散漫随便的样子,只是口锋却一点也不相让∶「嘻嘻,原来是我的好学生呀!怎麽?见了师尊还不行礼?」说著冲卓映雪挤挤眼睛。

卓映雪自然心中会意,便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挤兑自己的族兄道∶「是啊,愿赌服输吗!不过如果楚瞑实在不好意思的话,可以改天再兑现嘛┅┅」

卓楚瞑登时羞得脸红脖子粗--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在门口等自己,还拉上了映雪作证人!看来自己想躲避的策略行不通了┅┅

没奈何下,卓楚瞑只好老老实实地低声叫道∶「师┅┅师尊┅┅」

卓映雪终於忍俊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卓楚瞑忙抬脸愠怒地瞪了她一眼,忿忿道∶「映雪!你还笑┅┅」

天开语自然懂得见好就收的为人之道,便主动拦著卓映雪,道∶「好啦,姐姐你再笑,就是你的不对啦!楚瞑--对不起哦,你现在是我学生,我可不能乱了称呼,所以也只好这样叫你啦!」说著他停了一下,看卓映雪转过身去,娇躯不住地抖动,便知道她忍笑忍得实在很辛苦,只好叹了口气,对卓楚瞑无奈地摊开双手耸耸肩,又道∶「不过呢,你既然是我的学生了,我当然也不能亏待你--这样吧,我就把在《天机录》里如何快速升级的方法告诉你--喂,映雪姐姐,你就别想知道啦!我不会现在就说的--楚瞑,以後抽个时间,我单独告诉你,好不好?」

卓楚瞑虽被天开语一口一个「楚瞑」的叫得实在哭笑不得,却也真被他的条件给吸引了--自己确实很需要了解这个不正经的家伙是怎麽用不道德的手段赢了自己的!

见卓楚瞑连连点头,天开语这才转身一把搂住了卓映雪的纤腰,神情暧昧地道∶「好姐姐,我们该回去啦!」

卓映雪冷不防被他搂抱,登时俏脸通红--天哪,这个人真是的,旁边还有楚瞑呢!

        不待她挣扎,天开语却已经斜斜地瞪了满脸惊愕的卓楚瞑一眼,懒懒道∶「你看什麽看!愿赌服输--你不能再管我跟映雪姐姐的事情了!」

将芳魂月送进校门後,天开语直至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转身离开。在远处街角,屏爱琳正驾驭著一架冲杨等著他。

二人回到梅伊尔的实验区时,却见所有的人员都已经准备完毕,正在门口列队迎候「天先生」大驾光临。

看到这些人的神情略显倦怠,天开语不禁心中轻叹一下。他知道,为了这个「蓝细多突菌」,这些人从踏入实验区的同时,就皆被严密地监管了。想必在「蓝细多突菌」成功研制出来之前,他们是无法正常与家人见面的了。

出於保密,目前所有的助理人员除了知道「天先生」要进行的是有关「蓝细单突菌」的改良工程外,对最终将出现什麽样的结果,却是一无所知。卓映雪的保密工作的确做得十分出色。

天开语走进操作间,只见里面整齐地排列的各种造型各异、工艺精巧的器皿,那规模之全、之大,令他这个後世的「大医者」也不由心折。

继续巡视著,他看到一切的样本、催化物及其智慧处理系统都已经就位,处於随时启用的状态,便知道卓映雪对此事的确很紧张,否则绝不可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便将所有可能需要的设备原材料一应备齐。

想到昨夜终於得到卓映雪那成熟美丽而又丰满多汁的胴体时,他的嘴角不觉浮现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他深信,一切都都将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整个事情的发展,没有一样能够脱离自己的精心控制。

他将从这个世界的每个可能涉及的地方,来进行天道的破坏--无论是人伦、命运、军政、经济,甚至网路的游戏!

看著「天先生」意态超然自信地徜徉在设备林总的操作间,碧丝丝等三名女卫以及那些助手们无一不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们发现,在「天先生」的身上,正不知不觉散发出一股泱泱弘阔的骄傲气势,那种只有在「大师」或者「领袖」身上才有的气度令他们无不深感震憾!

虽然每个人的心里都疑惧重重,但迫於天开语的气势,却没有一个人敢出一口大气,就这麽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後┅┅

天开语的确是沉浸在了对後世的无限遐想之中。眼前的这个环境,让他清晰地记起了自己未来在医道界取得的辉煌荣耀。

只可惜,这个未来却不一定再会出现了┅┅

因为他绝不会让这种情形出现!

「大医者」┅┅

他嘴里低低地沉吟著,随手将一管密封的「蓝细单突菌」种取出,置於眼前近处凝神注视。

那玻璃管中,蓝色呈黏稠液状的菌体,就是目前人类普遍使用的伤损修复利器了--只可惜它们的大部分活性,却因为启动过程中的过度谨慎而被人为破坏了。

「总共有多少?」天开语忽然开口道。

身後却无人应答。天开语一怔,回头看时,却见那些人,包括碧丝丝三女在内,正一个个以敬畏紧张的目光看著自己,不禁脸一沉,不悦道∶「怎麽?我说话你们没有听到吗?」

这声喝斥登时将那些助手们给惊醒了过来,其中一名助手忙张惶躬身答道∶「报告天先生,这里有三个单位的量┅┅如果不够,我们还会从「大医药局」购进┅┅」

「三个单位?居然有如此之多!」天开语眉梢一挑,心中不觉暗暗惊讶。

要知道,如果用於普通的治疗医护的话,一个月亮城的人口也不过五个单位的量就足够了。可是就在这个实验区,竟然就有三个单位的量!看来这个卓映雪对他手里的「蓝细多突菌」是志在必得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