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古典武俠]情动三国(全本)-14

[古典武俠]情动三国(全本)-14

 时间:2019-05-22 10:06:42 来源:艳文阁 

[古典武俠]情动三国(全本)-14

  第四卷 黄巾乱起 混水摸鱼

第一百零四章 兄弟重逢

  广宗城内,再次恢复为太守府的府邸内,我与躺在榻上、全身上下依然黑糊糊的董卓道:“董将军,如今广宗城已被我军占领,霸即刻带军追击张梁、张宝的残部,董将军可在此好生休养,待消灭黄巾残部,霸再回来与董将军把酒言欢。”

  董卓在半月前被张角一个雷劈了后,竟然命大,没被劈死,反而因祸得福,身材整个的苗条了不止一圈,这在我带着张宁回到大军中,去见董卓的时候惊奇不已,最后我一琢磨,这才明白,感情董卓太胖,身上的油水太多,都积附在表皮的肉上了,这一个雷,正好把他身上的油给劈没了,董卓因此也由肥胖臃肿的身材,变成了一个标准的肌肉男,唉!早知道被雷劈有这么多好处,我就该让何胖子也去享受一下标准身材的滋味。

  董卓躺在榻上,全身被一层罗一层的药布包裹住,活脱一个木乃伊,听我说要去追击黄巾,董卓立刻满面愤恨,有气无力的道:“那……那可恨的……咳咳……张……张角,竟……竟敢用雷劈……劈本大人,咳……吕……吕大人……我一定要找到张角的坟,把他……咳咳……把他开棺鞭尸……咳咳……”

  董卓现在连说话都困难了不少,我真担心他是不是已经被雷劈出了后遗症,不会从此以后得了软骨症,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吧?那样在五年后,谁帮我把洛阳搅乱啊?

  “董将军莫要气急,且待霸功成回来后,再寻找那张角坟墓,到时一定让董将军泄愤。”

  “咳……,多……多谢吕大人热心相助,董卓感……感激不尽,吕大人……如今战况紧急,就不要在此耽……耽搁了,董卓恭……恭祝吕大人得胜归来,咳咳……”我的妈呀!董卓竟然吐血了,我说小董啊!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我以后怎么办?难道要让我换成你的身份,被后世唾骂千年吗?

  “董将军莫要激动,来人哪!叫军医过来。”我赶紧把董卓安抚好,这时候可千万不能让董卓嗝屁了,不然对我以后的计划影响是很大的。

  “咳咳……,吕大人不必担忧,董卓……咳……死不了的,吕大人可……可速去追击黄巾余党……咳……”靠,都快死的人了,还说什么废话,留遗言你对别人说去,我可没那瞎工夫。

  “好好好,霸这就整军前去,董将军在此好生休养,霸去了。”不能再留了,再留还真保不齐他会提前嗝屁,赶紧走,赶紧走。

  出了太守府,张辽已经整顿好军马,见我出来,立刻和众将迎了上来。

  “拜见主公。”

  “众位将军免礼。”

  “谢主公。”

  礼毕,张辽抱拳道:“主公,大军已经整备完毕,还请主公下令。”

  “恩!”我点点头,道:“文远辛苦了。方将军。”这时,董卓军中副将方程出列,抱拳道:“吕大人有何吩咐?”

  我道:“方将军,广宗方定,还请方将军万勿安抚百姓,莫要令士卒扰民,以免再生事端。”

  方程恭敬道:“吕大人但请放心,有程在,当保广宗无忧。”“既如此,吾就放心了。”我点点头,随即喝道:“大军出击,目标,黄巾余党。”

  ※※※※※※※※※※我就是分割,你能咋地!※※※※※※※※※※※※※※※

  一路急行军,这一日,在巨鹿终于追上了攻破巨鹿的张梁、张宝部队。经过‘浴血奋战’,巨鹿城破,张梁、张宝再次损失一万黄巾,率两万余残部再次向北逃窜。

  大军整顿一日,第二日再次追击,当追至常山地界,张梁、张宝的两万黄巾余部受到了常山各大望族私兵的顽强抵抗,张梁、张宝见势不妙,立刻引军再次向北逃窜,而我则是轻松的进入了真定县,见到了分别两年之久的左慈和赵云。

  “拜见主公(大哥)。”当我带张飞、典韦来到阔别已久的那座小木屋时,左慈和赵云已经站在门前等候我的到来了,当看到我时,立刻双双拜倒,向我行礼。

  “左老、云弟快快请起。”我急忙翻身下马,将左慈和赵云亲手扶起,心中激动,道:“左老、云弟,两年不见,想死我矣!”赵云已经长高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他已经逐渐的成长为那个三国里忠勇无双的赵云了。

  赵云也是非常激动,两年不见,我已经是天下第一猛士和广陵公了,听说不久前还被灵帝亲封为青州刺史,并将皇妹,颍阴公主刘坚下嫁与我,如今我在朝野之中绝对是炽手可热的人物,能有这样的大哥,赵云当然会激动万分了。

  “大哥,云也好想你啊!”

  我和赵云握住双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见我和赵云如此,左慈抚须微笑,道:“主公,徒儿,如今你兄弟二人相见,当高兴才是,怎能如女人般婆妈。”

  被左慈这么一说,我和赵云都是一愣,随即相视大笑。

  “哈哈哈……,左老说的是,我确实婆妈了,还请左老勿怪,来来来,左老,云弟,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军中两大猛将,典韦典子满,和张飞张翼德,子满、翼德,这就是吾之结拜兄弟,赵云赵子龙,而这位乃是天下三大神仙之一的左慈,左老先生,你们相互认识一下。”

  我将典韦和张飞与左慈、赵云相互介绍一番,让他们熟识了一下,典韦和张飞还从来不知道我有结拜兄弟的事,听说赵云是我的结拜兄弟,而且看赵云满身英武之气,虽然看来还十分年幼,但已经流露出猛将的风范了,心中也不由赞叹,不愧是主公的结拜兄弟,果然不凡。而左慈一副仙风道骨风范,果有神仙之风,不敢怠慢,连忙和赵云、左慈以礼相见,而赵云、左慈也是连忙回礼,与典韦、张飞相处甚是融洽。

  我暗暗点头,他们相处融洽对我来说可是一件好事,只有将领之间相互团结,才能发挥出最大的能量,显然他们做的很好。

  待他们见礼完毕,我道:“左老、云弟,我此次前来,一是要追绞黄巾残党,二是要带你们出山相助,如今云弟已经逐渐成熟,可以适当的锻炼一下了,而左老,我则是另有安排。不知左老与云弟有何意见?”

  左慈抚须笑道:“主公放心,属下早已做好准备,今日即可随主公前去。”赵云也道:“大哥,师父早就听说大哥就要到常山来,几日前就已经准备好一切事宜了,就算大哥不说,我们也会跟大哥走的。”

  我闻言,大喜过望,道:“如此甚好,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在此歇息一日,明日就随我到军中去吧!”左慈和赵云点头称善,立刻迎我进屋,并将打来的山鸡野兔拿出来烤食,让典韦和张飞吃了个满嘴流油,就是没有酒喝,让他们有些郁闷。

  吃饱之后,张飞拉着典韦就到院中比武,我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张飞和典韦可是出了名的武痴,每天不打就浑身难受,幸好我军中有两个武痴,可以相互对练,如果只有一个的话,那还不被他们缴翻天。

  而左慈和赵云也想看看我手下的两员猛将究竟有多大本事,遂与我一同到院中观看。

  由于张飞和典韦想在马上比个高下,嫌院中太小,施展不开,于是两人决定到院外比武。在院外百米处,张飞与典韦跨坐两骑战马遥遥相对而立,默默地望着对方。

  张飞一身黑色战甲,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一双眼睛略带暴戾之色,紧紧地盯着对面的典韦,似要找出他的破绽。

  在他的胯下,那匹高大雄骏的黑色乌骓骏马,嘶吼咆哮,气势不凡,恨不能快些冲上前去,让主人一矛将面前敌将打下马来。

  在另一方,典韦身穿暗黄色盔甲,身披淡黄色战袍,面容凶恶,眼中斗志熊熊,双手紧握寒铁双戟,气势如山,纹丝不动。

  他的坐骑,那通体棕黄的骏马凝立于战场之上,冷冷地看着对面那黑色的同伴,清楚地看出了它眼中的战意。

  两匹骏马皆是日行千里的宝马良驹,任何一匹都是威武雄壮,猛烈至极,同样的高大,又都是天下最雄骏的好马,此时站在同一块土地上,自然是不服气对方,凝目相对怒视。

  被我栓在院中的踏雪飞云看着自己手下的两个小弟在自己面前如此威风凛凛,心中气恼万分,恨不能争脱马缰,跑上前去,将它的两个小弟一马蹄撂倒,让它们知道,只有自己老大,才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万里良驹,马中之王。但此时被栓在院里,它也只能哼哼响鼻,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了。

  张飞的气势渐渐凝重起来,狂暴的杀气自他身上溢出,在战场上弥漫开来,将对面的典韦笼罩在其中。

  典韦面容凶恶中带着冷漠,恍若未觉一般,手中依然紧握寒铁双戟,眼神凝重,注视着远方的张飞,整个人仿佛都已融入了整个天地之中,和谐无比。

  张飞眼中杀机暴射,瞪视着对手,却见他气息内敛,便如与天地融为一体,毫无破绽可寻,竟让他有无从出手之感。

  两骑相对凝立,谁也没有出手。强大的气势却在二人身上缓缓凝聚,渐渐充斥了整个战场。

  左慈手捋白须,目中微有惊色。此等豪杰,竟然丝毫不逊色于自己徒儿赵云之猛,又有主公之威,实难相信天下竟有此等勇猛人物,主公得此二人,看来天下唾手可得矣!

  而赵云则是满面兴奋的看着这战场之上的两位当世猛将,他手中紧紧的握住左慈送给他的白龙银枪,战意大盛,恨不能现在就冲上前去,与这两位猛将较量一番,分个雌雄。

  我略微惊异的看着赵云那强盛的战意,心中暗赞,赵云不愧是三国里的一流猛将,仅仅两年时间,就已经成长为了一个不输于张飞的猛将了,虽然赵云此刻因为年纪的关系,体力和经验可能不会比的上张飞,但体力可以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充沛,经验可以随着不断的上阵杀敌得到提高,我现在真的很期待赵云在几年后究竟会成长为什么高度,希望他可以超过吕布,成为我手下的第一战将,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封赵云为大将军了。

  两将相对而立,气势直冲霄汉,两股气势纠缠在一起,互不相让。

  就在此时,一阵狂风吹来,带起一阵沙尘,一粒沙尘窜入典韦的眼中,令他气势一顿。张飞见到,不由心中一喜,举起丈八蛇矛,大喝一声,一股暴烈杀气自他身上狂涌而出,乌骓马也仰头长嘶,叫声中充满兴奋之情,在张飞的催动下,迈开大步向前飞驰而去。

  见对手已经动了,典韦随手揉了揉眼睛,将沙尘拭去,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笑容。与之同时,他的气势也变得猛烈无比,大吼一声,手舞双戟,催马狂奔而出!

  两匹神驹相对飞驰,圆睁怒目,嘶吼咆哮着,大步冲向那堪与自己相比的对手!便似空中飞射的两枝利箭,重重地撞在一起,发出了震天动地的轰响!

  两匹神驹相对狂奔,相遇时的冲力强劲得无与伦比,粗大的戟、矛相击在一起,强大得难以想象的巨力向二将身上袭来,一声巨响之后,二人都是浑身剧震,只觉胸腹间血气翻涌,二马交错,斜斜地跑开,在沙场上留下两行深深的足迹。

  张飞与典韦皆是哈哈大笑,脸上露出兴奋的神彩,跃马提矛挺戟,向那天下难得的对手狂奔而去。

  两匹战马再度相对狂奔,张飞奋起精神,挺矛狂刺,两枝神兵再度重重地撞在一起,巨响过后,二马交错奔过,二将手握兵器飞奔出数十步,拨马面对,看着对方,都有兴奋莫名之感。

  战马狂奔到了一起,两股巨力再度交锋,依旧是不分胜负。

  第四次相对冲锋,张飞大吼一声,丈八蛇矛刺出,霎时在空中抖出十余个矛尖,向典韦漫天飞刺。

  典韦大笑一声,挥戟来迎,刹那间也舞出无数戟尖,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将张飞刺来的矛尖尽数挡开,顺势还刺了一戟,却也被张飞格开,二马交错而过。

  听着急骤的马蹄声在身旁掠过,二将同时挥舞着手中兵器向后刺去,直指对方后心。

  在空中,矛尖、戟尖相撞,发出“轰”的一声响。

  典韦大笑着,颇有棋逢对手的兴奋之情。“好,翼德你已经越来越接近于我了。”

  被典韦畅快的大笑感染,张飞也是哈哈大笑起来,“那当然,俺老张这一年多可没白给,今天一定要胜你一回。”说完,回马与典韦各举兵器,厮杀在一起。

  漫天飞沙之中,两员猛将在场中相互拼杀,那精妙的招数令人叹为观止。大笑声不住地从场中传来,令赵云忍不住神情兴奋、热血沸腾,只想大吼一声,然后纵马和这两员猛将一较高下。

  沙尘呼啸着,落在二将的盔甲和战马身上。张飞与典韦大笑着,各展平生武艺,打马盘旋,战在一处。二百余合过去,依然是不分上下,无胜无败。

  张飞越战越是兴奋,只觉从未曾战得这么痛快过,斗到后来,他已是兴之所致,随手挥出一矛便是从未使出过的妙招,而典韦竟也接得下来,还击的精妙戟法也让张飞惊诧喜悦,今日一战,实是平生未有的乐事。而两将经过此战,竟然在武技上都有了一个质的提高,比之原来,要高出了不少。

  沙尘飞扬,那两个猛将依然大笑着相互厮杀,寒光闪闪,将二人卷在其中,几乎让人看不清他们的身影。

  不知拼杀了多久,典韦只觉满心畅快,振臂挺戟逼开张飞,喝道:“好痛快!今天就先打到这里,以后我们再来比过!”

  张飞也是看出今天确实分不出胜负了,如果再战下去,除非分出生死,不然就不会结束了,闻言也是哈哈大笑道:“好,今天就到这里,俺老张总算没有输给你。”

  两将勒马停战,哈哈大笑着纵马驰入院中,待下得马来,张飞兴奋道:“主公,你看俺老张今天表现怎么样?”

  我点头笑道:“今日翼德与子满的武艺已是更上一层楼,好,好啊!”

  听到我的夸奖,张飞更是红光满面,只觉自己确实表现勇猛无敌,日后的武学成就不可限量,斩将夺旗,犹如探囊取物尔!

  看着张飞和典韦满面兴奋,赵云此时手痒难耐,想要拉着张飞和典韦战上一场,又恐失了礼数,于理不合,只能搓着双手,在那干着急。

  我将赵云的焦急看在眼中,心中暗乐,看来赵云确实是没有一个好对手,不能像张飞和典韦战的这么痛快,既然这样,那我就活动活动筋骨,和你来战上一场好了。

  想到这里,我对赵云微微一笑,道:“云弟,不若我兄弟二人也较量一番如何?也让为兄见识一下云弟这两年来究竟进步多少。”

  赵云闻我之言,正中下怀,满面兴奋,道:“好啊!既然如此,小弟就失礼了,大哥请。”

  推荐大老冒同志的新书《邪门外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正道、邪道,歪门邪道,道道是人间道。正人歪法,歪人正法,小子自画涕笑人生!

  第四卷 黄巾乱起 混水摸鱼

第一百零五章 黄巾平定
  在院外的演武场中,我与赵云跨马提枪,相对而立。

  皆是银枪银甲,俊伟不凡,跨下战马也毫无二致,皆是雪白的没有一丝杂毛,神俊无匹。

  赵云跨下的白色战马,乃是枪法大师童渊所赠,在两年前,我离开不久后,童渊受左慈相邀,前来教导赵云枪法,与马上战法,那童渊也是见赵云根骨极佳,且气质不凡,心中也甚是满意,于是留下来教导赵云一年有余,一年前,童渊见赵云的枪法已经十分娴熟,并且隐有超越自己之势,心中安慰,于是将自己的坐骑白马赠与赵云,再次归隐山林,此白马虽然不能与我的踏雪飞云相比,但也不会比张飞和典韦的差,也是日行千里的宝马良驹。

  而他手中的那杆白龙银枪,乃是左慈花重金找到河北地界最著名的铁匠打造而成,重只有三十六斤,但却正适合枪的飘逸灵动的特点,挥舞起来,也是优美潇洒无比,并不像一般的武将那样,只要有几把力气,拿着百十斤重的武器上场砍人就行了,赵云可是纯粹的武将,在战场之上,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冲阵杀敌,这一点从长板坡就可以看出来,能够在百万军中杀个七进七出,并且没有受一点伤,除了赵云,没有任何一人可以做到,即便是战神吕布,恐怕也不行。

  此时赵云骑着白马,紧握银枪,默默地看着对面那英俊无双的绝世猛将,眼中满是敬仰之意。“大哥果然是神龙之子,两年时间就已经成为了名动天下的的盖世猛将,并且用兵如神,黄巾之乱以来,每战必胜,未逢一败,端的威武无敌,自己能成为大哥的结义兄弟,已经是虽死无撼了。”

  如今自己竟然可以和大哥一对一的较量,虽然两年前也相互切磋过武艺,但那时大哥身体未愈,并未认真较量,只是相互演练一番便罢,而且当日自己也是承大哥不吝教导武艺,令自己在武学的领域里更是如鱼得水,进步奇快,之后大哥离去,自己又蒙师父童渊教导,如今枪法已是臻于大乘,今日与大哥一站,相信定会令大哥刮目相看。

  看大哥一脸微笑,欣喜地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欣喜之意,显然是见了自己,快慰于心,大哥对自己如此情深义重,自己定当誓死以报大哥。

  看着我持戟立马,身上那一股浩然气势蓬勃而出,便似大海般广阔,天空般深远,浑身上下,毫无一丝破绽,令赵云几有无法下手之感,凝神静目,却不知该向何处刺去。

  我看着赵云,心中欣慰不已。云弟果然是天下一流的勇将,在自己蓄意激发出来的气势之前,竟能凝神静气,丝毫不落下风,这等本领,已是自己见过的将领中,首屈一指的了。看来云弟确实成熟了。

  看着我眼中欣慰之意,赵云心中感动,同时却崇敬无比,坐在马上,赵云对我拱手道:“大哥,我来了,大哥小心。”

  我笑道:“云弟尽管把全部武艺使出来,大哥都接下了。”赵云见我大将风范,心中更是敬佩不已,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银枪紧握,嗤地一声,向前刺出了一枪。

  枪尖斜斜刺出,却不是朝向我的身体,枪势向上,甚为有礼,却隐含着无尽的后招,只待我一动,便要变招,趁势反击。

  我见这一枪甚是玄妙,枪尖虽未指向我的身体,枪势却已将我这一人一骑笼罩其中,看来赵云这招式就是童渊教给赵云的枪法吧!想到这里,我心中喜悦,枪法大师童渊的枪法,就让我领教一下吧!

  随着赵云的动作,我双手握枪,向前嗤地刺出,却不与赵云的银枪相交,遥遥刺在空中。

  见那银枪凌空刺来,赵云恍然惊惧,只觉那白龙银枪似动似静,枪势却已遥遥逼住自己枪势,将自己所有后招尽皆封死,反击之意甚是明显。银枪破空声响处,便似响在自己心上,不由心神剧震。

  赵云轻一咬牙,银枪稍斜,枪尖朝向另一个方向刺去,直指我的右肩。这一招显然也是虚招,只看我的反应。

  我眉头一挑,见这招似虚似实,刺向自己肩头。我却不去挡架,只是提枪前刺,白龙银枪速度霎时由缓至疾,直奔赵云胸膛刺去。

  赵云见本是虚无飘渺的一枪,忽然变得快似闪电,直刺而来,不由一惊,面色严肃,双手用力,迅速收回长枪,拦向枪尖刺处。

  我暗自点头,随即却又收力,白龙银枪漫天挥舞,恍若化作数十枪影,从不同方向朝向赵云劈去。

  赵云见这一招如此精妙,不敢怠慢,忙举枪相迎,枪尖晃动处,亦似化为数十枝银枪,迎向劈来的枪影。

  我见赵云应对得法,心中喜悦,云弟果然进步了很多,很好。双手用力持枪劈下,只听当当一阵乱响,我与赵云刹那间便交手数十招,

  赵云手臂剧震,勒马后退,眼中满是惊意。“大哥好大的力气,果然不愧是大哥,勇力果然是天下无双。”

  我却是喜悦非常,赞叹道:“云弟果然已成为天下一流猛将,今日一战,当可慰我生平!”

  赵云见我脸上笑容满是真诚赞叹之意,不由心中感动畅快无比,连忙谦虚道:“大哥才是英雄了得,弟实不及!”

  我大笑道:“云弟不必谦虚,今日一战,实是难得,云弟且将所有武艺都使出来,和大哥痛痛快快地战上一场再说!”

  赵云见我豪情万丈,心中也是豪气顿生,道:“好,大哥小心,云今日就与大哥战个痛快。”说完,挺枪与我战在一起。

  赵云见我招数精妙无比,便也将童渊所授枪法绝技尽皆施展出来,只听风声阵阵,枪影弥漫,越战越是兴奋,不由开怀大笑。

  在演武场之上,两名英气勃勃的男子各挺白龙银枪,战在一处。那潇洒自如的动作神态,令张飞和典韦惊叹神迷,暗叹自己虽然勇武过人,却没有这潇洒飘逸的招式,只能做个战场猛将,猛砍猛杀了。

  此时沙尘在此被狂风吹起,那漫天黄沙扑向演武场中的那两员猛将。两只白龙银枪嗤嗤响动,破空刺出,看似动作不快,却将那漫天黄沙尽皆挡在枪势之外,没有一点黄沙能落在他们身上。

  赵云战了这么久,已经是满心畅快无比,只觉这么多年来,自己还未曾战斗得这么快活过。大哥果然是自己毕生追赶的对手,战斗的潇洒身姿尤胜自己一筹,招数也是精妙无比,不由喜悦非常。

  我此时也是心中畅快,虽然赵云今年只有十五岁,但他却已经成长为一流的战将了。我的目光落在赵云欢笑中的面庞上,心中兴奋无比,但见天色已晚,也不想过多的斗下去,想到此处,我陡然大喝一声:“云弟,就让我们来最后一次较量吧!”

  我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沉迷于战斗中的赵云心中微惊,看我那一身气势惊天动地,猛烈无比,不由暗惊,心道大哥恐怕要出绝招了。于是也大声喝道:“大哥小心,我也要使出绝招了!”

  刹那间,似风雷四起,场中霎时密布萧杀之气,两股强大的气势直冲天际,天上风云亦为之失色。

  场外的张飞和典韦感觉到场中变化,不由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望着那演武场上的画面,只觉这一击足可惊天动地,令自己获益非浅。

  赵云放声大吼,一支银枪使得神出鬼没,刹那间便已向前刺出无数枪,枪势凌厉,便如暴雨一般,疯狂向前刺去。

  在对面,我亦将那白龙银枪漫天挥开,招数却是猛烈中带着飘逸,冲天气势中却不带一丝杀气,如同狂风骇浪,向赵云席卷而来。

  张飞和典韦都是当世猛将,见了二人所施展出的这等精妙招数,已是看得目瞪口呆,心下暗自惊叹。

  秋日当空,演武场中却似风雨漫天,两骑战马向前飞驰而去,马上战将各挥战枪,重重击在一起,一阵清脆的丁当声响彻四方,两员猛将的动作,快逾闪电,简直令人看不清楚,只有那两股冲天气势,牢牢锁在张飞和典韦的心上。

  二马奔驰交错而过,马上二将,各自勒马站定,英俊的脸上布满兴奋欣喜之情,似对这惊天一击满足万分。

  我转过头,唇边露出一丝微笑,控马转过身来,赞道:“云弟果然枪法了得,若真是沙场对敌,恐怕我已经受伤了。”

  在我身前,赵云也拍马转身,看着自己银铠的护肩甲脱落下来,心中敬慕万分。挂好银枪,敬服道:“大哥果然天下无敌,弟拜服。”

  我也收枪下马,笑道:“云弟不必过谦,今日一见云弟武艺,恐已是天下前五的猛将了,未来不可限量矣!”

  见我真心赞赏,赵云心中也是自豪万分,自己能够得到大哥的赞赏,看来自己的武艺已经可以帮助大哥成就大业了。当下也是下马,与我一同向院内走去。

  观看了我与赵云的惊天一战,左慈抚须微笑道:“主公武艺已是天下无敌矣!徒儿如今也已是天下一流猛将,加上典张二位将军,天下还有何人是主公的对手?”

  听到左慈的赞赏,赵云和张飞、典韦都是自豪无比,同时又心中庆幸自己能够得遇明主,日后斩将夺旗,建功立业,已是指日可待。想到这里,张飞和典韦同时自豪万分道:“我等追随主公,当可建功立业,横扫八荒,建不世功名。”

  赵云也是景仰无比的看着我,道:“大哥仁德武勇,天下无双,弟愿终生生效力于大哥,但有驱策,无不从命!”

  我哈哈笑道:“我有云弟与子满、翼德相助,大事可成矣!”见我真心欢喜,赵云和典韦、张飞都是心中欢喜万分,只觉自己日后纵马疆场,快意杀敌,威名远扬四夷,声震海外,即便是死去,也是不枉此生了。

  之后又与众人欢谈一番,见时至深夜,只得暂且歇息,五人睡于同榻,端的是主从感情深厚,有如亲生兄弟一般。一夜无事,略过不提。

  第二日破晓时分,我与众人洗漱过后,收拾好一切,就纵马向营地驰去,一路上爽朗的笑声不断,只觉又是不错的一天。

  由于跨下都是宝马神驹,故而只用两个时辰就已经驰出二百里开外,回到了下寨营地之中。

  张辽等众将见我回来,具是出来相迎,见我带回了两人,一人须发皆白,仙风道骨,宛若神仙中人,另一人则年不及弱冠,唇红齿白,目若朗星,端的英俊潇洒无比,并且在他身上能够感受到勃勃英气,更是令人见之心折不已。

  我又将左慈和赵云介绍给他们认识,一番客套之后,就立刻命大军起寨开拔,追击黄巾余党。经过一番收拾,大军很快整备完毕,气势非凡的向北方开去。

  ※※※※※※※※※※再次分割,你还能咋地!※※※※※※※※※※※※※※※

  十月,河北曲阳。

  十里战场,两军对垒,一方是一万五千余人的军队,一方是经过多次败逃,又重新收编后聚集的五万黄巾军。

  军队一方,各个威武雄壮、盔甲鲜明,刀枪锋利闪亮,端的如狼似虎;而黄巾一方,则是各个面黄肌瘦,破衣烂衫,手中各种各样的锄头、耙子、擀面杖被当作武器,虽然人数两倍于军队,但却各个有如板上鱼肉,似乎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在战场之前,黄巾将领张梁、张宝在阵前叫骂道:“朝廷昏庸,尔等安敢为朝廷走狗!”

  我跨马驰在最前,笑道:“张将军,黄巾败亡已是顷刻之间,两位将军不若归顺于我,日后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岂不美哉!”

  “呸——,让我做那狗皇帝的走狗,做梦。”张宝怒不可遏,破口大骂。

  见我被敌将羞辱,我手下众将具是大怒,张飞声若奔雷,冲在阵前,高声怒吼道:“贼将安敢辱我主公,且问过你张爷爷蛇矛的厉害。”说完,张飞将目光望向我。

  呵呵,这次学乖了嘛!

  我一点头,张飞大喜过望,立刻打马冲出阵去,手舞丈八蛇矛,就要将那张宝的脑袋砍下来,以成大功。

  我惟恐张飞一人有失,随即也是大吼一声,“众将随我杀敌。”

  我一马当先,向敌阵冲杀而去,手下将士见主公勇猛,一身是胆,也是士气大震,放声大吼,跟随主公一同向最后的一股黄巾杀去,力争在这最后的决战之中,显示出己军的军威,让天下兵马见之即望风而逃,不敢与己军交锋。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完全一面倒的单方屠杀,鲜血飞溅,脑浆蹦出,我军将士刀枪翻飞,大砍大杀,将五万黄巾的乌合之众杀的胆战心惊,交锋片刻,就已有众多黄巾开始逃窜。

  张飞一马当先找上张宝,挥舞丈八蛇矛,大吼一声:“贼将受死——”沉重锋利的矛尖带着万均之势砸向张宝。

  张宝心中惊骇,但他也不是稀松之辈,武艺也在二流上游,在这生死之际,也是爆发出全身潜力,大吼一声,手中开山大刀奋力挥出,与张飞的矛尖砸在一起。

  只听一声轰响,张宝的开山大刀终究没有张飞蛇矛锋利,被张飞一矛砸断。张宝只觉一阵气血翻涌,‘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下战马也受不住这一矛之威,嘶的一声,倒地口吐白沫死去。张宝眼见就要摔在地上,脑浆飞溅而亡,就见张飞一矛刺在张宝的盔甲后背与衣服的接缝处,将他一把提了起来。咧开大嘴,哈哈大笑道:“张宝已然被俺老张擒住,尔等还不受死。”

  张梁见自己二哥被那黑脸猛将擒住,顿时双目尽赤,心中恨的几欲滴出血来,手舞长枪,大吼一声:“放下我二哥。”打马杀向张飞。

  张梁一枪刺出,就要趁张飞枪上还挂着自己二哥,无法腾出手来的瞬间,将他刺个对穿,救下自己二哥。

  却在这时,一柄大刀在半空将张梁长枪斩断,张梁神情一呆,收势不住,就要跌下马来,却见一只大手急速抓住张梁后背盔甲,将他一把夹在怀里,那抓住张梁的猛将大喝一声:“张梁已被关云长所擒,尔等还不速降。”

  看到己军的两大主帅都被敌军擒住,黄巾贼党具是心中惊恐,气势跌落谷地,心想连将军都被擒住了,自己还抵抗什么呢!尤其是在军队一方其声大喝投降不杀的时候,无数黄巾具是毫无反抗之心,跪地乞降。

  此战之后,张梁、张宝被‘斩首’,五万黄巾具降,河北一地黄巾平定,皇甫嵩也在曹操的出谋划策之下,将汝南黄巾彻底平定,全国各地也是捷报频传,这年年底,黄巾之乱全部平定,普天同庆。

  第四卷 黄巾乱起 混水摸鱼

第一百零六章 绝色甄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