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难忘情事之我和客户女老板的一场风花雪月】作者:wwtao2[二]

【难忘情事之我和客户女老板的一场风花雪月】作者:wwtao2[二]

 时间:2017-09-02 10:53:33 来源:艳文阁 
(二)风花
  酒店是当地比较有档次的一家,是当地官方RD、ZF搞联席会议,招商引资、会展庆功活动必选的。
  我随Y总进入大厅的时候,几个熟悉的客人跟Y总打招呼,我猜测可能是Y总公司的供货商,听意思,这餐饭是他们在聚会计划外安排的,明白了,今晚付账的就是他们。那么,Y总是我们的客户,我们跟这几家算是竞争对手吗?
  包间里,分两桌,已经落座的四位看来级别要高一些,只是跟Y总点头示意,并未起身。我保持微笑,不晓得应该坐在哪里,猜度着哪位会是我老大的老大呢?其中一个似在哪里见过,官气十足,后来听他们交谈想起来是当地新闻里看到的分管经济的实权人物。
  既不是年头也不是年尾,看来,这餐饭吃得有深意噢。管球呢,自己只是个小角色。后来,一场醉酒后,我有两项收获:一是得知一些与自己无甚关系的内幕,比如明年换届后临近市的市长J同志要来主政;我老大的老大将由商转政;某公司要在某板块上市,送多少多少内部干股;某副职受贿的千万名画主动上缴,却被证伪,传内部消息正在追查他是否故意偷梁换柱……二是,一种叫龙舌兰酒的东西不能随便喝,更不能跟别的酒掺着喝。
  我反正是醉了,大醉。从开始到散场总不过40分钟,速战速决,我们那桌5个人醉了4个,没醉的一个是司机,可能人家确实酒量大,或者确实太能装B。另一桌老大也是5个人,每人只一杯龙舌兰,盛酒的杯子很漂亮,好像是一开场就要一口干掉的,然后把两桌间的屏风拉开,与我们隔绝了。
  Y总的那杯是我干的。她也不介绍我,酒杯递给我,我看桌上四个杯子都空了,就明白了。举杯示意,一饮而尽。口感很香很浓郁,但是很辣。
  几位老大见状都笑了,Y总轻轻拍拍我的背,我倾了下身子,她凑近低声问,「感觉怎样?要不要紧?」
  「还行,这是什么酒啊?」
  「待会儿,不要硬撑。你对面的有些谢顶的那个酒量最浅,他敬酒,你可以喝一点,但要保证不能倒下,不倒下就是给你老大和你老大的老大争面子。」「明白。」明白个球!
  果然,秃头哥频频向我约酒,其余几位喊我X经理,只有秃头喊我老弟,摆明了要压我一头嘛!奉陪!我又和所有人都互相碰过杯之后,发现秃头不见了,外套还在。我踏实了。
  又挨个敬过老大们,就要清场了。我老大的老大看来不住在酒店,我陪送到门口下客区,早有司机等候。他问我怎么样,我摆摆手,说没问题,您走好。喝酒的过程不表,喝酒后的醉态不妨一书。
  眼见车屁股汇入车流,我开始寻Y总。这时,一阵风吹来,Y总和黑丝袜的画面开始在我眼前晃荡,一阵腥气从胃里翻出来,我赶紧扶住旁边一盆植物,似乎没吐尽兴,我扯了扯衣领,摁着胃部想再吐出一些,却怎么也吐不出来了,其实本来也没吃多少东西,净顾敬酒和被敬了。
  这时候,很想找点什么,可是又似乎不很清楚要找什么,模模糊糊有个穿红色制服的身影靠过来很温柔的问我需要帮忙吗,似乎扶不动我,就又有一个身影靠过来,我在身影中间打转转,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好像有「嘶」的一声,什么东西被我撕破了,接着「啊」的一声尖叫,陆续又有身影过来。
  我也蒙了,本能的反应是不是出事了,自己惹事了吗?虽然觉得腿脚发软,还是强撑着把双腿分开一点站牢,心想可不能倒下,可不能丢人,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拍着一个人的肩膀,说,老兄,对不起,对不起,我喝多了,你多包涵,这是我的名片,你找我……我,酒杯浅,情意深,小弟再敬大家一杯……这时候,又一个身影过来,有力的单手驾着我的肩膀,对另几个身影说,客户要求代驾,小丽的迎宾服经理说不要索赔。驾着我走向门前停车场,扶进了一辆车的后座。只闻到一丝熟悉的清香扑面而来,看来后座已有人。
  虽然眼皮睁起来很费力,精神还是一振,挺直腰杆,面朝后座那人客气道,「让您费心了,秃头哥没事吧,他外套没拿。今天真的很感……谢……」一股酸苦冲到鼻尖,眼泪立即顶了出来,借着几股酸气,「哇……」苦药一样的液体脱口而出,直喷到那人的怀里了……然后就是一路的对不起,对不起,直到不省人事。
  再睁开眼的时候,头疼欲裂,朦胧间见床头有水杯,咕咚咕咚灌了两口,又呛出来一些,歪头躺下,这时候,听到一阵马桶冲水的声音,接着一个人影闪出来,眯着眼依稀看到白衣黑裙,心道,阿君在这儿啊?
  就以手抚额,咕哝了一句,「我有些头疼……」好像没有回应,又用力说了一声:「我头疼……」这才有一双手,把我的脑袋扶正,由眉心到太阳穴过头顶再到后额,缓缓的按摩起来,动作舒缓,很是舒服。既想到阿君,那些与阿君交欢的画面一齐闪现,想电影的快镜头,伴着高亢的呻吟声越闪越快……我猛的抓住还在耳边揉捏的双手,一翻身把她骑在胯下,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她的胯骨硌着我生疼,我一气坐在她绵软的屁股上,左肘扣压在她后背上。
  「干什么!」我拿宽厚的枕头压住后背和头颈,左手用力按住,枕下传来反抗声。我不觉兴起,小和尚即刻竖立。两下就把外裙扯下,「黑丝诱惑啊!」黑丝包裹下的美腿性感无比,捏了几下屁股,美妙的手感!她全身奋力扭动,我死死按住,情急之下,右手扯起底裤,老二对着两股间的一团黑影直直刺了下去!
  「你放开!」她急了,软枕似乎压住了她的嘴巴,声音的穿透力消去大半,她扭着头颈想要摆脱束缚。
  随着扭动,她曲起大腿,屁股开始左右晃动想把老二顶出去,愤怒的老二也急着寻桃源,左冲右突,我见状环抱腰身把她的屁股撅起,反转手腕把饱胀的龟头硬生生塞进玉门!
  我急着挺进,一阵涩涩的生疼把玉茎阻在半路,「哦……好紧……」这一分神,她双臂奋力一顶,下颌从枕下露出来,「放手,你干什么!」这不是阿君!
  再看眼前的一团雪白,分明是要大了一圈,同样柔软却少了紧致感,腰身也更阔一些。虽然头疼欲裂,经这一惊,顿时清醒,心说,完了,弓虽女干犯事要坐牢的!
  后脊背已激出冷汗,脑子里乱哄哄的,窜下床,倚在墙边,手边触到一排开关,本能地想把房间射灯关掉,却不料先碰开了床头主灯,再一阵乱碰,主灯关了,廊灯亮了,原来这些都是多控开关。没的逃避了!
  「你这是干什么!」
  「Y总!」我惊得掉下下巴来,怎么会是Y总?原来,Y总车上备有的几套衣服在不同场合更换,我只记得她晚上是穿的长裤,并不记起曾吐人家一身。我直溜溜的立在墙边,似乎在等待着审判而忘记了赤身裸体。Y总面容因惊恐而花颜失色,拉被子一角盖住下体,「转过身去。」我不解,没有动,她见我眼神空洞,便自顾下床来捡起短裙套上,走进洗手间梳理凌乱的头发。我像是被丢进了时空漩涡,眼前的景象时而旋转时而模糊,我竟哆嗦了一下。
  这时,Y总出来了,恢复了平静。见我犹自惊惧的样子,喊我洗漱一下,准备出去宵夜。我呆呆的往洗手间走,水流开到最大,先是开的冷水,打了一个激灵,这才意识到要调整水温……
  门铃响起。Y总没进来,递进来一个纸质拎袋,里面是我自己的便装。她自己则换了一套亮橙底色的连衣褶裙,右肩搭着小坤包,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登时回到30岁,看得我拨不开眼。
  出门时间差一刻到十一点。那就是说我刚才的行为仍算是酒后失态,自求Y总开恩,总不至于翻脸吧,就算是插进去了,也没留下什么啊……一路忐忑。打的到了一个地方,似是酒吧街,路上行人三三两两,仍然有乞丐窜出来行乞,惊得几个时髦女落荒逃避,脚蹬几寸的高跟鞋仍如此矫健,我大开眼界。
  有熟食的香味传来,Y总身影一闪,我快走几步,这不是麻辣烫吗?Y总也好这口?老板并不招呼,忙着喊号。一个小女孩在门廊边的帐台边收钱,台上有彩印的小学课本。菜品自选,我随便捞了几样,跟在Y总后面,一摸裤兜,仅有几个硬币,总不能再把菜还回去吧。
  「阿桂姨,你来了。」女孩不肯收Y总的钱,Y总放下一张20块在钱匣子,又压了一张100的在课本里,跟女孩说,「跟这个哥哥一起的。」我们选靠外墙的桌子,小姑娘跑过来仔细的擦桌子和凳子。待小姑娘把麻辣烫送上桌,Y总才开玉口说道:「今天的事,我已经记不得了,吃完,到夜市走走吧。」我愣一下,好似焦灼的心田迎甘露,「啊?什么事,没什么事啊,我醉得很。」
  我从没在夜市买过东西,黑咕隆咚的,不怕东西价贵就怕上当受骗。Y总要下买一块形似兔子有图案的石头,满脸堆笑的摊主报价999元,我悄声问,「是不是人工画上去的,这石头要这么贵?」
  「石头不值钱,这几个字值钱。」就要掏钱包,我这才看到底下刻着几个字「玲珑望月」,光线昏暗,不凑近看不清楚。
  我挡在Y总前面,「99块,行就成交,老板你爽快点。」摊主面露难色,我不等他答话,「喏,这块小的,也99,另外给那个大的配一个木盒子,我们一起拿走。」
  摊主吸了吸鼻子,见我主意拿定,利索的给我们包石头,「两位老板是有缘之人啊!」
  「呵呵,跟你做成了买卖,咱们当然有缘了。」摊主听了,似有话要讲,却未开口。
  后来,那块兔形石,Y总让我带回去送给了我老大,而小的,我送给了阿君。回到工厂,我没再主动找Y总,有需要都是找秘书转达,她也没找过我,而是安排一个经理与我配合,每天汇报情况。
  一周后的一天,没等到任务完成,我被抽调到附近的B市应急,在那里又意外的遇到了Y总。

相关文章